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房东(中篇小说)


□ 荆永鸣

  方悦是富人,在北京西南郊有别墅,某日她终于捉到丈夫的奸,离了婚,嫁到日本,最后又回到了中国。她的人生经历告诉她,“男人可以爱着一个人而去和别人睡觉,但女人不行。当她想用同样的方式去报复对方的时候,她的爱情就已经不存在了。”她的人生经历还告诉她:有的人有房子没家,有的人有家没房子。读者诸君你认为是这样吗?

  1

  我的第二任房东是个酒腻子。他叫方长贵.40多岁,体格健壮,喉音很重,说话有一种嗡嗡的回音。我总是想.这样宽洪的嗓子比较适合于唱美声,而他却偏偏选择了喝酒——四两的啤酒杯,一扬脖便干了个精光,好像没有经过喉咙而是直接倒进了肚里。那天晚上他来取房租,在我的餐馆里,我们先是滋润了四个“小二”,接着又灌了八瓶啤酒,他才梗着脖子,像是抑制不住,又像是很费劲地打了几个响亮的啤酒嗝说.“兄弟……呃……差不多了,今儿就这么着吧……”

  送走了方长贵,我和妻子赶紧往家走。一路上头重脚轻,走进胡同拐角的时候还差点没撞到墙,被妻子把拉住了胳膊。她嗔怪地说,“你就是逞能,最后那两瓶啤酒就不应该喝!”“你别说酒的事啦行不行?”她一提到酒,我的胃里就有点条件反射往上涌。她挎着我的胳膊,绊绊拉拉往家走。好不容易撑到家.那种天旋地转、翻江倒海的劲儿就上来了,结果差点没把肠子吐出来。一通折腾之后,才酣然入睡,死了一般。

  第二天,我妻子什么时候起的床,什么时候去的餐馆,我一概不知。在一种朦胧的状态中,我听见似乎有人间进屋里,又跑了出去,再返回来,同时像是喊了句什么……我毛毛愣愣睁开眼睛,在一种“不知今宵酒醒何处”的失忆状态中,只见地上梦幻般地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正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我。

  我疑惑地看着她,“你是谁?”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

  女人的声音很大,甚至很愤怒。此时我已经彻底清醒过来,这不是在梦里,是真事儿!

  是真事儿,反倒让我更加糊涂了。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到屋来的……我已经来不及吃惊,只想把事情立刻搞个明白。

  我问她有什么事。

  “事儿大啦!是谁让你住到这里的?”

  我刚想说方长贵,马上又改口说,“我表哥

  “你表哥是谁?”

  我说,“方长贵。”

  “……什么?方长贵是你表哥?”

  我说,“是。”

  她“嘿”了一声,不无讥讽盯着我,“这么说.我还是你表妹呢?”

  一句话,又让我坠到了云里雾里。我怔怔地趴在床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对方近距离的形象越发清晰,她三十五六岁,一头深棕色的秀发散乱地披在肩上,风姿绰约.长得漂亮!同时我闻到了一种高级化妆品的幽香。这就越发加重了我的窘迫与难堪。更重要的是,趴在被窝里跟一个陌生人对话不得劲儿,方式不对。我建议她能不能回避一下,让我先起床,再说话。对方也好像意识到了这一点,很配合,或者说很给我面子,她立刻转身出门,退到院子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