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给天堂的外祖母


□ 李 明

外祖母,您到那个天堂的世界已是二十余年了,如今我还在梦里见到您,醒来眼泪行行滚落。
我出生后处在嗷嗷待乳期,母亲已怀上了大妹。为给父母省轻,您颠颠簸簸把我从几百里外不通车的地方接回身边寄养,那时我刚满八个月,八个月,一个襁褓中的孱弱婴儿!当我在您的怀里哇哇哭叫时,有人担心地问道:“这么小的个肉嘟嘟养得活吗?”是的,您已没有甘甜的乳汁哺育我,和外祖父在乡下经营小本生意,而后弃商务农,还要抚养仅大我十多岁的舅舅,家境并不宽裕,更无闲时照料我。您是在用博大的爱心,慈母般的温情呵护着我,滋润我那稚嫩的生命和心灵!
我饿哭了,本能地抓着您干瘪的胸脯要奶,您轻轻地哄我,吹着热乎乎的米粥,把它一匙一匙地喂进我嘴里。饱足后我咂着香甜的余味,用感激的眼神望着您这个慈爱的“母亲”。听说我是您背着长大的。那是为了生计,您总是忙碌穿梭于生意和家务之间,哪有闲时和空手顾我呢?只好用绊带把我系在您的身后。热天里,我慢慢闻惯了您背后散发的汗味;冬天里,您的棉衣上尿迹斑斑,像上了一层白霜,您走到哪里,就把我背到哪里,您那日渐负重弯曲的身背,却成了我的温床,幸福的摇篮!南垭的人都说我是您最疼爱的孙子。儿时依稀的记忆里,有次家里断了炊,舅舅搜遍身上仅有的几毛钱,在集镇上买回几根油条全家人充饥,我狼吞虎咽吃完后不眨眼地望着您,您见我可怜巴巴的样子,把手中仅有的两根油条全塞进了我的手里,您宁可饿着,也不让我少吃一口!万万没有想到,您这个勤劳朴实、温厚善良的农家妇女,也会遭遇“文革”的那场政治灾难。
我不知道舅舅因什么问题连累到您,泯灭了良知的造反派们把您关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屋子里隔离审查,家里空无一人,一片狼藉。我饿极了,哭着四处找您,在窗外听到您苦苦地哀求造反派头头:“行行好吧,放我回家一会儿给孙儿弄点吃的。”其实,您面临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精神彻底地崩溃,已是滴水不进了,在生命的危难关头,您首先想到的还是我!那数不清多少个难熬的乡村夏夜,睡在厚厚的家织蚊帐里热得透不过气来,您为我不停地摇动人蒲扇,我迷眼望着窗外的月光,听您哼着不成曲儿的眠歌,当我在一丝丝凉风中进入甜梦时,您才放下酸痛的臂膀。
是您含辛茹苦的培养,才使我羽翼日渐丰满,背上您缝制的书包,蹦蹦跳跳地进了学校的大门。您常对我絮叨:“好好念书,莫走邪道,长大成为一个有出息的人。”天刚蒙蒙亮,我们家的屋顶上早早地升起缕缕炊烟。您弓着腰身,在呛鼻的灶火前为我做早饭,备好到学校的饭盒,轻轻拍打被褥叫着我的乳名催我起床。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还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放学回家,丢下书包就和伙伴们跑到屋后的山坡上梭溜溜板,好好的裤子磨成大洞小眼。您白天忙活,晚上戴着半边用线索系着镜框的老花镜,在微弱的油灯下为我缝补,因年迈视力不好,指头被针尖刺破,血印在衣物上,那一针一线饱含了您的深情,您把对我的爱写在了那密密麻麻的针脚上。人们评说您是苦命的一生。年过半百的您患了严重的脚痛病,该在家歇歇脚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为了供养我读书,您跪在田地里给生产队的牲畜找饲料挣工分,为扯几把草,匍匐在土疙瘩上磨破膝盖皮,您那艰难爬行的姿势,和背着满篓青草在田野上蹒跚默行的身影,像一幅木刻画,深深印在我记忆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