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骨


□ 希儒嘉措(蒙古族) 伍·甘珠尔扎布(蒙古族)译

  作者、译者简介:
  希儒嘉措,男,蒙古族,1953年生于内蒙古巴林左旗,1986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中文系文学研究班,历任《昭乌达报》记者、《西拉沐伦》杂志总编、赤峰市作协主席等职,现为赤峰市文联自由撰稿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理事。先后出版诗歌、散文、小说、地方志等八部专著,曾两次获得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2000年获得内蒙古自治区首届“德艺双馨”艺术家称号。
  伍·甘珠尔扎布,男,蒙古族,1969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蒙古语言文学系。曾任通辽市文联《哲里木文艺》杂志副总编、总编等职;系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内蒙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当代文学研究学会会员。著译有:《“川”边拾贝》(散文集·蒙),《罗密欧与朱丽叶》,《鸿鹄歌》(译文集·汉)等;短篇小说《渴》获自治区第五届“索龙嘎文学”创作奖;译文集《飞燕草》获第七届“索龙嘎文学”汉译奖;译文《送你回家》获第二届“索龙嘎文学”汉译奖。
  
  那是发生在二十年前的事。
  那天,我从窑利图前往哈旦胡术苏木(相当于乡镇)。给我赶车的老人看上去身板倒还硬朗,拉车的马却让我有些放心不下。那是一匹快要老掉牙的老黑马,两眼无神地下垂着,眼屎和泪水黏合在一起,毛色干枯,马尾又乱又长,几乎触到地面上。我们动身时日头已过了大半晌。送行的人们告诉我说,我们这一天不但要走八十里山路,还要翻越三道山梁和几处要劲的陡坡,路程的艰难是可以想象的。据说,哈旦胡术虽然每隔一天有一趟班车,但要想来这东北旮旯的窑利图,除非骑马或坐老牛车,汽车是绝对不能坐的。我确信偏僻闭塞的地方才可能遗存一些具有民族传统的稀罕古物,所以此次特意来到了这里。可是,从旗里没走那条经由哈旦胡术的西道,而走了由好来图的捷径,把我从乌力亚斯台用汽车径直送到窑利图的。虽然说是近道,又坐着小车,但整整走上半天还不算,泥泞斜坡差点儿没把小车陷进去出不来,一会儿一会儿下来推车。这是一周以前的事情。小车返回时,我没说让他们来接,他们也没开口说要来接。无奈之下,如今只好打道哈旦胡术搭乘班车回去了。兴许是认为公家人让马车给颠簸不会碍什么事儿,窑利图的人便给我配置一辆橡胶轮轻便车、一匹老黑马和一位车把式老汉。自我介绍说大号叫苏纳木的这位老人,虽年逾花甲但活力不减,每一举手投足间都显示出年轻时的影子。非常显眼的鹰勾大鼻子下面翘着两撇儿獠牙似的胡子,环有青晕的双眼中射出的那目光极为冷峻犀利。走起路来晃晃悠悠,但一看那膀阔腰圆的架式,便可知其仍有拉弯角弓的臂力。老汉赶着老黑马,岔进正道便停下来,走到座位旁,一再又拍又吹,然后叫我上去稳稳坐上。自己则撩起长袍下摆,把四边衣角夹进腰带,用左手把握缰绳,右手挥动短鞭,大步流星地随车走了起来。当他对马催一声“驾!”时,那短喝好比打雷,受惊的老黑马腾的精神起来。瞧着老人手扶辕头随马一溜小跑,我有点儿于心不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