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藉着文字温暖


□ 施冬梅

  施冬梅,女,笔名:安暖若瞳。1984年出生于江苏启东某小镇,蜗居家乡20多年,仅因外出求学出过远门去到常州,文字受“80后”影响略带忧伤。中学时在启东《海贝报》发表处女作《十九岁·青春·梦》,从此对文字满怀热忱和信任。大学期间笔耕不辍,先后任校刊编辑组组长、校报通讯员、常州《职教新苑》学生记者等。2005年7月毕业于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学历大专。毕业后回启从事了一年多的网页设计工作,现在汇龙镇某村任文员。
  
  我记得一些碎片,它们在时光里散落,绵软如絮。
  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所以我只好沉默,用一杆笔,在心底感同世界的存在。
  习惯阅读并记录一些心情和感悟,那便是最初被称为日记的东西了。上中学的时候写过一些零碎,那些带有叛逆的文字总是藏着掖着,怕父母看到引来横祸。上大学后,有充裕的时间去阅读和记录,而这个时候的日记已不单单只是日记了,它更是一种言语以外的交流方式。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性格使然。内向、不善言语交流的我更喜欢以文字的形式来表达心情和观点。所以我的日记本常摆在伸手可取的地方,谁都可以拿去翻看而不必征求我的同意。相反,我更乐意他们拿去看,他们甚至还可以在上面留言或记录他们的心情。这样,我们的交流便可不言而喻了。
  大学期间,我的阅读量不断增加。而正是这些杂乱的阅读,后来被朋友们一度指控为造成我那多愁善感性格的罪魁祸首。阅读的随意使得我错失了许多大家的经典。世界名著之类,我读过的屈指可数,更甚至于我国的四大名著也只读过《红楼梦》中的几个章节。而每每和人说及此事,他们却都以为是玩笑话,不愿相信似的。末了见我一脸诚恳,复又反过来安慰我说:这有什么,天底下那么多书,不见得有哪个人全都读过。
  他们的宽容,让我感受到了来自文字的温暖。
  更多的时候我愿意把写文章叫做“写字”,似乎这样会更随意些。对于“写作”二字,我总是以一种仰视的姿态去打量,总觉得它有太多的东西是我所没有而又想拥有的。比如精妙的用词、深刻的思想等等。而我只是一个在门外怯怯倾听的孩童,偶尔记录一些心情,用以安慰自己。
  之所以写字,是想与心灵深处的自己对话。有人曾对我说:写字的人都是孤独的。我在想,那份孤独,大概是源于思考的艰难吧。
  写字成为了一种习惯,但很多时候,我都被一种叫“感觉”的东西牵绊,说不清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记得上大学的时候写过一篇关于灵感的杂碎,导师在文后给我写了这样一段批注:灵感,其实是对生活的细微观察,在若有若无的某个瞬间闪现的写字的欲望。现时的状态,我想我还是缺少对生活的观察,以致于只能靠神经末梢的某些意念维持文字。
  喜欢散文,因为它的意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接近我的写字状态。于是我把我写的东西也都叫做散文。拿去与人看时,他们常意见不同。有说是记叙文,有说是议论文,也有说不出文体的,我一时也困惑了。原来我还仍只是那个怯怯的孩童,只是透过门缝瞧了一眼,却以为自己已经跨入了文学的殿堂。
  然后我听到身后有人说:坚持看守个人文字上的简单和朴素,欣赏以一支笔,只做生活的见证者。
  ■本栏目责编:望 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