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信史无证,正史毋信


□ 江弱水

  《故事新编》面世七十余年来,一直让众多的评论者为难,因为没法给它准确地定性,定位。的确,与《呐喊》、《野草》等作品的沉重与严肃相比,《故事新编》实在太轻松甚至太油滑了,连鲁迅自己当日也并不看好这个集子,对它的价值没有把握,因为鲁迅尽管思想一贯“躐等”或曰“超前”,这回写的却是类似司汤达所宣称的,五十年后才有人读,一百年后才有人懂的作品。
  可以这么说吧:《呐喊》与《彷徨》是现实主义的,《野草》是现代主义的,而《故事新编》,正如今天的读者所意识到的那样,是后现代主义的。当代文学评论家和历史哲学家,从《故事新编》的系列文本中一定会得到极大的满足。因为这些涉笔成趣的文本,触及了当今一些最流行的理论话题:绝对真理是应该质疑的;真相是不可究诘的;历史的本质是叙事,而“叙事有时也有一点旧书上的根据,有时却不过信口开河”;所谓信史,不过是一份瞎子作为目击证人的证词;而所谓正史,也不过是状元宰相的文章、帝王将相的家谱,是一种堂哉皇哉的宏大叙事。
  鲁迅用八则“新编”的“故事”,轻松地揭了信史的底,油滑地颠覆了正史的神话与威权。由于《故事新编》思维的发散性与文字的不确定性,本文亦将稍重感悟,较多发挥,如鲁迅对待他所根据的文献那样,“只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给未来的论者预先积下“做论的材料”。
  
  瞎子所证实的传闻
  《采薇》一开头,写叔齐和伯夷的一段对话,非常有趣:
  “您听到过从商王那里,逃来两个瞎子的事了罢。”
  “唔,前几天,散宜生好像提起过。我没有留心。”
  “我今天去拜访过了。一个是太师疵,一个是少师强,还带来许多乐器。……您不早听到过商王无道,砍早上渡河不怕水冷的人的脚骨,看看他的骨髓,挖出比干王爷的心来,看它可有七窍吗?先前还是传闻,瞎子一到,可就证实了。”
  最后这句话,其实暗藏了一个狡黠的语言陷阱。瞎子是不可能证实传闻的,因为一般而言,目盲者只能够听闻一切,对于商纣王“涉之胫,剖贤人之心”的暴虐行为,他所得到的信息,并不比别人得到的可靠多少。
  《故事新编》看似“大话”与“戏说”,细按之下,却往往是“博考文献,言必有据”。然而这个“据”无非是“一点旧书上的根据”,“信”不“信”还是有疑问的。鲁迅在本书的自序里,也在给朋友的书信中,一再说他拾取的是古代的神话和传说而足成之。看来,他是把《尚书》、《左传》、《史记》这些历史著作,与《山海经》、《淮南子》一样都视为“神话”与“传说”,混同在“虚构的坩埚”里了。《采薇》里还有一段奇妙的文字:
  大家都睡得静静的了,门口却还有人在谈天。叔齐是向来不偷听人家谈话的,这一回可不知怎的,竟停了脚步,同时也侧着耳朵。
  然后就是《史记·周本纪》所载的武王入商、纣王自焚的一段文字的灵活译叙,直到叔齐“掩住耳朵”。这就等于说,那一伟大的历史时刻的庄严记录,居然是听壁角听来的传闻。讲述者“大约是回来的伤兵”,而且他也“没有挤近去看”,老在说“谁知道呢。我也没有看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