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只养你到18岁


□ 吴苾雯

一个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重点中学的孩子,进入中学之后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变成了差等生、坏学生,这到底是孩子的错还是学校的错?按说家长是教育的消费者,该交的费用都交了,可孩子成绩上不去,做家长的反成了替罪羊,任老师传唤和训斥,这让身为家长的老周心里直搓火!
儿子13岁那年,他让儿子退学,说:“回去吧,咱们不玩这个游戏了。”
儿子18岁生日那天,他对儿子说:“我只养你到18岁,从明天起,你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吧。”而且一个子儿也不给。
周建湘和儿子子轩虽然同在一座城市,却有一年多没见面了。父子俩拒不见面,对老周而言,是因为他一直不愿放弃自己的原则———一个子儿都不给!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和儿子之间还不具备对话的基础。而对子轩而言,他也许是想用有朝一日“衣锦还乡”的事实给父亲一个“响亮的耳光”。
子轩18岁生日那天,老周郑重其事地对他说:“我只养你到18岁,从明天起,你自己想办法养活自己吧。”
老周不但要儿子自立门户,而且一个子儿也不给,且说到做到。这不但让子轩恐慌,也让他心里充满了夹杂着怨恨的委屈。
其实,他们父子间的恩恩怨怨要从子轩13岁那年谈起。

儿子13岁那年,老周让他退学,说:“回去吧,咱们不玩这个游戏了。”

儿子子轩13岁时,老周作出了一个全家人都反对的决定———让儿子脱离正规的学校教育,从学校退学。他对儿子说:“回去吧,咱们不玩这个游戏了。”
周建湘的学历是教育学硕士。从兰州到海南,他先后在高校做了20多年教师。老周说自己是具有“父性”的教师:严厉、不虚假。他也一直在用这种态度做人、做父亲。
儿子的聪明人人都夸,上小学时,他曾代表学校参加过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小学毕业时,又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一所省重点中学。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子轩也许会按部就班地上高中,进大学,然后戴上一个学士或硕士、博士什么的帽子。
子轩是个聪明的孩子,但也有聪明孩子常有的特点(是特点,而特点不一定就是缺点),调皮,不听话,坐不住。他上的那所省重点中学是个培养大学生的地方,能进那所学校的都是经过一番拼搏才挤进去的学习尖子。拿老周的话说“一个个都是学习机器”,而且都特听话、特循规蹈矩。
子轩似乎与这样的环境格格不入,很快就成为班上的“捣乱分子”,成绩也起伏不定。刚上初中的男孩子,正处在朦朦胧胧的青春期,生理和心理开始发生突变,他的捣乱也许是为了吸引老师和同学的眼球,也许就是荷尔蒙冲动。可是老师却不愿这样想,很快就将子轩打入了另册。老师之所以这样做,也许有他的难处,更何况是重点中学的老师,因为他们的终极目标就是高考。为了这个终极目标,他们常常简单武断地将学生分成好学生和坏学生,优等生和差等生。老周至今都不明白,一个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重点中学的孩子怎么一下就变成坏学生、差等生了,这是儿子自己的错,还是学校的错?反正老周认为不是家长的错。......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