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泽让闼(藏族)

  一

  勒姆出发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凝重的夜色里万籁俱寂,一切灵动的光亮和鲜活的声响都已胶着凝固,唯有流进肺叶的空气是轻盈的。

  门口几棵枝桠横生的果树上有麻雀筑巢,每当晨曦微露就“叽叽喳喳”吵闹不休。可是,现在它们正蜷缩在温暖的翅膀下静静酣睡,开门时轻微的吱呀声既没有惊醒它们,也没有引起隔壁人家那条脾气粗暴的獒狗的注意。

  勒姆跨出门槛,回头对丈夫说:“好了,你回去睡吧。不要担心我们。”

  “ ,我能不担心吗?”丈夫桑洛的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昨晚没有睡好觉。他的语气中充满了沮丧,也隐隐透出一丝抑制不住的烦躁。“出了这样的事情,应该让我这个做男人的去承担,可是,现在却——”

  “好了,不要再说了。”勒姆打断他的话说,“就因为你是男人,我才不让你去的。回去吧,我们不会有事的。”她说着又轻轻拉上大门。

  “一路上小心。到了好好说话。”桑洛把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隔着大门叮嘱说。勒姆“嗯”地应了一声,快步走出小巷。

  一条潺潺的小溪从村寨中间淌过,道路傍着溪水。勒姆迅速穿过村寨,向后面森林覆盖的黢黑连绵的大山走去。刚刚过去的这一晚,勒姆翻来覆去没有睡好觉,整晚都断断续续地做着噩梦。现在,笼罩在她心头的阴霾,跟这黎明前的黑夜差不多,既没有星星的闪烁,也没有明月的清辉。

  二

  昨天接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传话的人说,这消息是他在县城时遇到的熟人捎来的。口信说:勒姆家的儿子贡波偷了祥丘村一户人家的牦牛,被抓住了,捎话让他家里拿五千块钱去赎人。

  勒姆两口子又羞又气。桑洛破口大骂:“这出卖祖宗声誉的败家子,从来就没干过一件让人省心的事。被人抓住了是吧?他活该,最好叫人一棒子打死,我直接去收尸就行了。”可是骂归骂,他们就这一个儿子,总不能真叫人打死或者打残吧。

  五千块钱,对桑洛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他们根本拿不出这笔钱。俗话说,远水解不了近渴,即使马上去亲戚家借也来不及了。他们只好撇下老脸,顾不上羞愧,在村寨里挨家挨户求情借钱。走完一圈,天已经全黑了,在得到无数个善意和虚伪的劝慰中,他们最终只借到了一千三百多元。

  他们心急如焚,可是也一筹莫展。两人没心思吃晚饭,在昏暗的灯光下相对,长吁短叹。

  贡波被抓已经整整一天了,如果他们第二天继续想办法去凑钱,那他就得多吃一天的苦。

  勒姆在心里不停地叹气。

  要是每个沉甸甸的叹息都会变成沉重的石头,那早就堆积如山,可以修建起一座雄伟壮观的宫殿了。勒姆心想:这有啥办法呢?儿子小的时候,感觉他总长不大,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就恨不得他“噌噌”几下长大成人。终于等他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儿子带来的真正让人烦恼的东西才刚刚开始,倒希望他就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小男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