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电影的个人接受史


□ 黄 斌

1974年我还没上学时时走过新店小学的操场
偶尔会看到雨后天空的彩虹 没想到
就是在那一块天空下面我看了第一场电影
那个暮春的黄昏 奶奶叫我帮她一起搬家里的条凳 去占位子
到时人已经很多了 大多人面向别人家的一堵白墙
我们坐下不久天就黑了 一束大手电似的光射在了墙上
照出一大块亮斑来随即出现了很多手影 都像奔跑的狗头
耳朵在动 嘴巴也在动场下欢声雷动的
不久出现了裂纹似的线 飞快地在墙上划过
然后出现了田园 山村和普通话的声音 很好听
我看到电影里一个农民在行走 突然被一根头顶上的线击倒
原来那是电线 我以前没见过 奶奶说 电 碰不得

在那个地方大概看了七八场电影 但放的是什么已经记忆不清
我更多记得在场子上抓红尾蜻蜓 它们飞得很低 密密麻麻的
有的卷着细长的小屁股 有的停在空中半天不动
1976年以后我来到蒲圻 开始如饥似渴地看电影
在蒲圻第一招待所看了《渡江侦察记》 还是彩色的
八一场的红星非常眩目 场下也是欢声雷动 我还第一次看见了美女
后来知道她叫张金玲 武汉人她出场是这样的
骑在驴上 一把花伞背对观众然后顺着伞的转动
转过了她美丽的脸…… 太深刻了从此开始注意看女生的脸
看了《侦察兵》 又颠倒于王心刚的风度和英俊 特别是他
化装成国民党的军官检查炮兵白手套在炮膛里一擦 上面全是黑痕
他对陪同的敌军官非常牛逼地说 太麻痹了 太麻痹了 场下哄笑一片
蒲圻话中 麻痹和女性生殖器同音 同学们互相指责的时候
我们都学王心刚的普通话

1977年以后 经常到蒲圻机械厂看电影
搬运站的乐功武的老婆是机械厂的他告诉我家放电影的消息
有一次竟然是凌晨四点 全家人去机械厂的小礼堂看《三进山城》
还有一次是凌晨两点全家人去看《苦菜花》
时间正常的时候 机械厂的电影会在篮球场放
还放一些新闻片纪录片 我看到了彩色的北京天安门
国家的领导人和亚非拉朋友狠狠地拥抱左脸挨右脸又右脸挨左脸
印象最深的是北京的小朋友戴着红领巾手捧大朵鲜花潮水一样涌出来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声音 用我们当年写作文的话就是响彻云霄

到1983年以前常去看电影的地方还有守桥部队
修新桥和换铁路枕木的工地 县人武部
最不喜欢看朝鲜的哭哭啼啼的电影 打仗的全喜欢
第一次看动画片《大闹天宫》是站在人武部看的 很喜欢
古装片《红楼梦》是在工地看的
最不能忘记的电影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也是在工地看的
蒲圻电影院的电影要一毛钱一张票 这要老爸开恩
蒲圻搬运站有很好的礼堂 却只能用来开会 没有放过一次电影
搬运工人卑贱 弄不到那些紧张无比的胶片
它们在蒲圻城里听说一晚上最少要跑五六个地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