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妈的土地



  
  每天下午,阿妈背靠西山面对荒山,久久地坐在阳台上,阿妈每天都这样,而且一坐就是数小时,直到天黑看不清对面的那片荒山和旁边的茶园。
  太阳早已踩住西山顶,只剩下夏日淡淡的余晖,我这山洼的村寨和四周的山林、茶地都要被夜色罩住了。我这山洼的村寨只有四十多户人家,又几乎是一家一户分散地居住在各自的茶地里,这时又是夏茶多产季节,许多人还在茶地里采茶,有的在家里加工茶叶,村道上只偶尔有少儿们在行走,他们有的是奉阿爸阿妈之命,到寨中的小卖部购买物品,有的拿着豆角、瓜尖什么的去送给亲戚家,穿寨而过的乡村公路上,不时有摩托车、拖拉机、汽车往来,它们发出的声响,给这恬静的村寨增添了几多现代生活的气息。
  阿妈仍然坐在栏杆式住房的阳台上,她两手搭在屈起的膝盖上,努力挺起已经驼背的腰,吃力地抬起头,吃力地睁开双眼,直直地看着对面的荒山。她虽然看不清楚,但她知道,那荒山里稀疏地长着各种杂木,杂木树下又是萋萋杂草,树和杂草被夏日的微风吹拂着,无声地摆动着枝叶。这风也吹到阿妈皱得像干树皮一样的脸上,好像这风又带有微微雨丝,给阿妈凉凉的感觉。阿妈用眼睛、用心、用感觉看着对面那片山,还有周围那顺坡而上的连片茶地,看着,看着,阿妈的两边眼角几乎是同时淌出了两滴细细的泪珠,泪珠久久地挂在两腮上,慢慢凝固在阿妈的皱纹里。
  阿妈家的土地在自家阳台对面的山坡上,是农村实行包产到户时分得的自留山,分到的那年,当时只有五十来岁的她和健在的阿爸,起早贪黑昼夜劳作开垦种植旱稻,高粱、六谷、芝麻、香瓜、黄瓜、南瓜之类,当年就让阿妈阿爸和几个弟妹够吃有余。几年后打算把这块有四十亩左右的熟地开垦成台地,种植茶叶的时候,阿爸因病去世,弟妹们有的出嫁,有的参加了工作,留在阿妈旁边的阿弟不会也不想做农活,阿妈一个人力不从心就没有种,这块地变成了轮歇地,也就是现在说的荒山,当时除这片,还在其他地方分到的两块这样的轮歇地,再加上一块茶地,都先后被我阿弟卖掉了。阿妈家就只剩这块了,阿爸健在时划分土地的时候,这块就分在阿妈的名下,所以,村寨的人偶尔提到这块土地就说是阿妈的土地!阿妈觉得这块地是这个家庭里唯一剩下的一块,这块也卖了,她死时也没有什么遗产留下,就要被众人取笑,为不让我阿弟把这块地卖掉,多年来,阿妈每天就坐在阳台上,望着对面山,望着这块岌岌可危的自留山。
  阿批,进屋吧,天黑了,我阿爸他们吃饭了。每天傍晚,天将黑时,阿弟的儿子,也是阿妈的孙子就到阳台上来叫她,并拉住她的手催她。阿妈总是轻轻地推开孙子的手:天还没黑呢,我再坐一会儿。
  阿批,天真的黑了,你看不见了。
  我的眼睛看不见,可我的心看得见,我家的地在人家的茶叶地中间,地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草,地里有几株树,最大最高的那棵是多衣树,地角上还有一棵红毛树,长得也很高很直,可以做盖房子的木料了。阿妈停了一会儿,咂了几下嘴唇,又对似懂非懂地听着的孙子说:这块地是我名下的,谁也不准卖,我死后也不准卖。
  阿妈看着对面山,对面山已经变得模糊昏暗了,就拉住孙子的手站起来,提起篾凳高一脚低一脚地走进屋里。
  当时,我有事去找阿弟,正好在阿妈的家里,见她进来,就接过她手里的凳子,又扶她坐下说:阿妈,天这么黑了你还在外面,会着凉的。
  我看地,看到地我的心就会热乎,就不会着凉。
  阿弟努努嘴,似笑非笑地说:地有什么看场,它又没有脚不会跑掉。
  可它会被卖掉,会成为别人家的地。
  阿妈,你想那么多做什么?买地的会付钱,卖地的会得钱。
  我是不想操这份心,但我看你们把卖两块荒地和茶园的钱吃完了,正在打我这块地的主意,但这块地是我的,谁也不准卖。
  阿弟斜眼瞟了一眼正在火塘边烧开水的媳妇,两人都摇摇头,把要说的话压下去。
  每天,每天,阿妈仍然坚坐在阳台上,眺望和守望着对面的荒山,从草枯到草绿,又从草绿到草黄,不知那长在荒地里的多衣果树换了多少回叶子,阿妈依然这样坐着。天热了,她就戴一顶破旧的草帽,下雨了,她就坐到屋檐下,天冷,她就多穿几件衣服保暖。
  阿妈成为弟弟家阳台上的一道风景,直到去世。
  
  二
  
  这几天,弟弟家里总来五六个人。他们中有男有女,有青年人,也有中年人,每天几乎都是午饭前来,吃了弟媳做好的饭菜就走,阿弟和弟媳也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直到晚上在外面吃了饭才回来。
  一天,坐在阳台上的阿妈听到从对面山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语音,似乎又看到地边晃动着几个人影,他们有的在山脚,有的在坡头,不时大声喊叫。这是些什么人呢?在我的地里喊叫什么?是不是儿子请包工队的人开荒,准备种茶叶呀,果树什么的吧?要真是这样,感谢松命俄(哈尼祖先)点化了他,使他醒悟到:土地是山里人的命,耕耘是山里人的本分。不然,已经四十多岁的儿子,原来没有做过一天农活,也做不来,吃、穿、用全靠我和他阿爸的劳动所得,他阿爸去世后,我也老了,不能靠劳动收入来供养他和儿媳妇、孙子,他就靠卖地过日子,现在没有地可卖了,再不学着做农活,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这回就好啦,她真希望儿子快点回来,她要问问,请了多少包工,要种什么……
分享:
 
更多关于“阿妈的土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