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影坛奇人张玉亭


□ 侯希三

提起摄于八十年前那部记录孙中山先生去世后,灵柩安放南京中山陵的纪录片,恐不少人都看过其中的片断,它就是由我国著名电影先驱黎民伟先生拍摄的《奉安大典》。如今,它已是我国纪录片领域里不可或缺的、珍贵的文献纪录片。但不知读者朋友可否了解,当年孙中山先生北上来京后的重要活动,及去世后灵榇借厝北京香山碧云寺期间,而后南行直至南京中山陵下时,其间重要过程亦由一位影坛北地名人跟随拍摄了同样珍贵难得的《奉安大典》,他就是中国早期影坛奇人——张玉亭。
张玉亭,1900年生于天津,14岁时人法国百代公司驻津办事处,开始学习电影摄影、放映、发行等一应技能。若干年后,随着百代公司业务范围的扩大,张玉亭来到百代公司在北京设立的办事机构继续供职,专是影片发行、放映等业务,同时还兼职驻京新闻摄影记者,常巡迥于北京各高等学府,接触进步师生,感受文化氛围,由此更加见多识广,摄影、制片、放映等技术也得到全面发展,进而萌生了自立意识。
张玉亭离开百代后,很快购置设备开门立业,从而成为当时中国北方惟一一位集摄影、洗印、制片于一身的独立制片人。时值1924年10月,冯玉祥先生在北京果断起兵,推倒曹锟政府后随即邀请孙中山先生北上共商国是。孙先生携夫人宋庆龄于12月31日抱病抵京,受到各界团体盛大欢迎。思想进步的张玉亭更出于对孙先生的敬仰,遂决定跟拍孙先生在北京的新闻纪录片。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不幸病逝于北京铁狮子胡同(今张自忠路)行辕,享年59岁,遗体运往协和医院。3月19日,灵柩移往中央公园社稷坛后拜殿(今中山堂)。3月23日开始举行国民公祭数日。4月2日,灵榇权厝西山碧云寺,举行隆重奉安典礼。
1928年,南京紫金山麓中山陵建成告竣,南京国民政府派专员林森、郑洪年、吴铁城及随员若干赴平(该年国民政府改北京为“北平”)办理孙中山灵榇南迁大事。张玉亭再度申请随行拍摄新闻纪录片被获准。
1929年5月23日始,国民政府党政军警代表、外国使团、北平各界法团代表前往西山碧云寺孙中山灵堂恭祭两日。25日夜,夫人宋庆龄、子孙科夫妇及家族、南京政府迎榇专使举行庄严、隆重、肃穆送殡典礼,鸣礼炮101响。26日凌晨1时起灵,初时由小棺罩32人杠前进,经玉泉山至万寿山,换大棺罩大杠,由64人杠三班更换。途经海淀、西直门、新街口、西四、西单、西长安街,自天安门向南,出中华门,经过正阳门,下午4时抵前门火车站,共历15个小时。灵榇进入城区(西直门)后,送殡队伍已达万人,大街两旁民众肃立致敬者多至30万人,为北平空前之盛举,亦可看出孙中山深得民心。届时,灵榇移往火车上,再鸣礼炮101响。下午5时启行离平,28日抵浦口渡江,安抵南京。当灵车途经天津、济南、蚌埠、浦口各火车站时,当地各界党政官员、绅商、民众团体代表举行隆重迎送公祭仪式。这期间,张玉亭强忍悲痛一直随行拍摄直至南京。6月1日,中山陵举行奉安大典,当灵榇抬向陵前上台阶时,张玉亭及助手被告知止步,他们遂换用望远镜头跟进,以灵榇在镜头里渐至消失,作为该片结尾。此后,续由黎民伟先生的民新影片公司接拍。
据当年的《北京晨报》上“孙中山出殡大纪录片”影片广告推测,它应该就是张玉亭先生当时拍摄的纪录片。此片在北平上映时,九城轰动。同时期的《良友画报》也在北京作了跟踪报道。
1930年为扩大事业,张玉亭创办了“玉亭商行”。商行为前店后厂形制,前店经营电影器材,后厂为洗印车间和库房。从脱离百代后的10多年间,他自行拍摄、印制的纪录片有:孙中山《奉安大典》《陕西旱灾》《宋哲元双十阅兵》《张学良将军莅京》《傅作义守琢州》《喜峰口战役》《梅兰芳会见飞来伯》《北京猿人龙骨山》《联华演员首次试拍》《马球比赛》等珍贵历史文献片。1926年,北京光华影片公司聘请张玉亭为摄影师,先后拍摄故事片《燕山侠影》(12本)和《西太后》(9本)。
1937年“七·七”事变,北平沦人敌手后乱不堪言。一日,一外籍片商趁乱“拜访”未来得及撤走的张玉亭,想借机购买“孙中山《奉安大典》”一片,被张玉亭婉拒。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外商竟为此心生恶念,跑去向敌伪当局告密。日寇设在东四南灯草胡同华北电影制作所的头领闻讯后,便多次强行上门向张玉亭“请教”,并提出观看“奉安大典”,还欲以优厚待遇聘张玉亭为制作所顾问,均遭张玉亭严正拒绝。1942年7月的一天上午,数十名日本宪兵、伪警察突然闯入东四南大街路东“玉亭电影”商行内院住宅,将张玉亭抓到位于煤渣胡同的日本宪兵队,诬其是潜伏的间谍,进行严刑拷打。与此同时,经过连日搜查,日寇将商行保存的20多万英尺(约7万余米)电影底片和正片堆积在院子里,经甄别后,除将《奉安大典》等部分影片掠走外,其余珍贵历史资料片当场付之一炬,摄影、放映机等设备也用铁锤全部砸毁。那一天整个商行被糟蹋得残砖败瓦,乌烟瘴气,其损失无可估量。事后,日寇命张玉亭家人寻找两家铺保后才被保释,但责令其不准离开北平,不准拍摄电影。此后张家仍然不时受到日本特务的骚扰和监视,直到日本投降。现在想来,如若不是日寇的暴殄肆虐,张玉亭先生拍摄的纪录影片与黎民伟先生拍摄的纪录影片堪为珠联璧合之完整《奉安大典》。至今,这部被日寇掠走的原珍贵纪录片仍踪迹杳然,实令人扼腕长叹!忿恨不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