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淹没在时代里的父亲


□ 曹多勇


曹多勇:男,1962年生,现供职安徽淮南市文联。出版有长篇小说《大河湾》及中、短篇小说若干。



父亲是个家活懒,外活勤的人。在家里,父亲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做小活的人。一日三餐,烧刷洗弄,这些日常家务琐事全由母亲一手承揽,就连一些本该男人做的事,父亲也不愿做,或做了也不上心,不情愿做。比如说,家里养猪要盖一间猪圈。按理说,这算不上一件多么难心的活。父亲接手做这事的时候,嘴上没说什么话,心里空落落的却从没上心这件事。父亲搬过来砖,和出一摊泥,一个人便开始慢慢地砌猪圈墙。父亲做这件事当然不能用整工夫,早早晚晚抽空干,其余时间还得去生产队挣工分。那年月流传着这么一句口头语:分、分,是社员的命根。实际上,做一名社员是不能随便缺工的。
今天砌几块砖,明天砌几块砖,起初还看不出墙歪、墙扭。垒着砌着,待一堵猪圈墙长出点模样,连我这么一个孩子的眼光都能看出其歪其斜其扭了。母亲的腰身笑弯下来,说你砌墙不是也拉着线绳吗?别人拉的线绳是直的,砌出的墙也是直的;你怎么拉的线绳是直的,砌出的墙却是歪的斜的扭的呢?父亲沾着泥的一只手挠上头,“嘿、嘿、嘿”地笑几声,算是个不解释的解释吧。
其结果,一间猪圈盖起来,不方不圆,猛眼看上去像是一只瘪塌塌的大圆球。
父亲的这一态度影响自己干家务活不算,同时还影响着一切与家务事相关联的价值取向、价值判断。
一年的闲冬天,家里请来两位木匠,准备做一张四拐四棱的八仙桌。两位木匠是爷儿俩,说话一口侉腔侉调的,村东村西转悠好几圈,一家木匠活也没找见。按理说,闲冬天是做木匠活的好季节,村里没有人家找爷儿俩做木匠活,是嫌他俩侉木匠。我们这儿的人家多年来形成了这么一种看法,认为侉木匠没有蛮木匠能,侉木匠做出的木匠活也没有蛮木匠做出的木匠活俊俏、秀气、受看。侉木匠做粗活、大活还凑合着,如架子车车架、木耙框、犁把手什么的,至于桌椅等家具,尤其是出嫁闺女的嫁妆,那是万万不能让侉木匠染指的。同样的木料,打制同样的木器,经蛮木匠、侉木匠两种不同的手做出来就是不一样。一个粗糙,一个细腻;一个精巧,一个笨拙。一双眼看着有区别,一双手摸着也有区别。这如同北方的土地长白芋、南方的土地生水稻一个理。是先天的,自然的,人力更改不了的。
父亲请回这么两个侉木匠,母亲不高兴。父亲把母亲扯拉一边说,八仙桌是大活、重活,蛮木匠要价贵,还不愿意干;再说侉木匠也是木匠,做出四条腿的八仙桌总不能少一条腿吧。两个侉木匠干活很卖力,舍得吃苦,还好讲话,粗茶淡饭不讲究。父亲见状喜眉笑眼地跟母亲说,看到了吧,你找个蛮木匠能这样?父亲的样子像是跌一跤没摔着人,反倒在地上捡着了一沓钱,得到一个天大的便宜。两个侉木匠又锯又刨,放墨凿眼,一忙忙过好多天,一张八仙桌总算拼凑出来了。粗眼看上去,四条腿还真是一条没有少。细眼一看,四个拐角拼合出的缝隙大不算,宽与宽还差着不少尺寸,成了一张长方形的八仙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