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秘盛开的西街(评论)


□ 张燕玲

  “小说直入80年代的精神通道,两个平行而相交的故事和真伪诗人的命运,充满了80年代的理想情怀,个性飞扬、奋不顾身,尤其是故事独特的浪漫主义色彩里,洋溢着一种当下罕见的奇妙的理想主义、辽远的历史回声和清冽的小说气质,令人神往。”去年春天,在给郁达夫小说奖推荐蒋韵的《行走的年代》时,我如是说。

  是的,无论是《栎树的囚徒》《我的内陆》,还是之后的《隐秘盛开》《行走的年代》,以及今天的《朗霞的西街》都是蒋韵内心对过去时代一次又一次独特而《完美的旅行》。文字耐心地发掘陈旧岁月深处的隐秘,并一一接续和转换为她的生命悲情,以及她对生命轻重的忧思,直抵世道人心,建构了一个只属于蒋韵的独特的精神世界。沉静优雅,却个性飞扬;诗意绵密,却高远奇崛;女性的决绝和诗性在此隐秘地盛开,一点一点散发出奇异、忧伤而浪漫的理想主义气韵,余味绵长。

  《朗霞的西街》继续了蒋韵恬淡而清冽的笔调,为我们描述了几位个体的、有着浓烈的自我生命能力的女性形象及其命运,她们戏剧性的命运,浓烈固执的情感,执着纠结的内心冲突,体现了她们对生命重与轻的承受力,宁静优柔却决绝坚韧。主人公马兰花十七八岁那年嫁给国军连长陈宝印,两年后随升至营长的丈夫住进西街并生下女儿朗霞。而陈宝印因捡到“放下武器,回家团圆”的传单心存希望,又思妻女心切,临时离开逃亡台湾的船只回家,在对新时代“镇反”及系列运动的观望与失望中,只身隐藏后院八年,被邻居锦梅揭发判了死刑,爱妻马兰花受此牵连也死在狱中。五十年后,老年郎霞带着女儿归来,一切早巳物是人非。故事忧伤惨烈,而马兰花宁静乐天的生活表象下,那种生死与之的果敢精神却活在我们心中了。

  马兰花是以生命之轻承受生命之重的,她简单轻巧,只为爱而活;她沉重坚韧,也只为爱而奋不顾身,决绝而灼热。因为支撑她的是地窖里注定透支她一生的男人,那个说过“兰花,这辈子,我要让你不管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不后悔嫁给了我”的男人,世事也真的就“让马兰花,心甘情愿为这个男人,去赴汤蹈火”,乃至她以一种虔敬温婉谢绝了最适宜她再婚的赵彼得医生(那顿极其动人的晚餐,在赢得读者的心时,当然也赢得了赵医生一生超越男女的情义,以及他同样果敢的车站相送和十数年对郎霞的秘密支助),并使她在那个充满异己感的世界有尊严地活下去,那是她的宿命。因为,爱情,尤其她的不被现实容纳的爱情必定要在生活的尘土和时代风暴里打折扣,但面对灾难,面对生命之重时,马兰花居然有着独特的生命态度,她一面与生死与共的老保姆冷暖相依,共同养育和温暖着年幼的郎霞和家庭生活,在她乐天、灵巧与安详的感性之下,是无奈悲凉的热血沸腾和果敢担当的另一面。如此不宁的岁月,她居然以生命之轻调停妥帖,知人知世,捐前院,开侧门,谢绝赵医生却只能选择信任锦梅,她已别无选择。果然出事,地窖下八年的秘密实在是太过长久,随着郎霞的长大,世事变得沉重。这便是简单的爱情和复杂的人性,我们也许会感叹一个被判死刑的男人对女人一生的掠夺,但如果一个对此视若无畏的女人看中了他,他真的就有福消受如此旷世决绝的感情。如此诗意,散发着魅人的女性气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