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小说


□ 阿 成

  编者按:今年第2期,我刊发表了著名文学评论家周政保《从文学的存在理由说起--兼论小说怎样才能赢得更多的读者》一文,配发了编后语并发起了"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的讨论。从本期起我们将陆续刊发作家、评论家与读者的讨论稿,希望引起大家对此一问题的讨论与进一步思考。
  纯文学和通俗文学不好分,不好界定。只要是艺术质量好就行了,看着好看,看着受感动,看着让人回味无穷就很可以了,别太较真儿了,过分地强调纯或俗反而是一种脆弱,一种哀嚎。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有关"读者的权力"的事情,我的意思是说,你看着好就是好,你看着不好就是不好,就这么简单,不要把自己的阅读权奉送给别人。但事实上,没用。怎么没用呢?因为不少中国的读者都是一些没有主意的人,再加上几十年来养成的随风倒的习惯、随帮唱影的性格、人云亦云的态度,不自信的心理,再加上作者朋友的友情策应,哥们儿的呐喊,小报的宣传,读者就糊涂了。端庄些说,我觉得这种现象的出现,各方面都应当检讨。不过,倘若真的检讨起来,认真了,大讨论了,致使一些人下岗了,或者改行了,那就太残忍了吧?
  那么,什么是好小说呢?在这方面,其实是没有统一的标准的。有人说小说有纯文学和俗文学之分。其实怎么分还没定下来,还没有一个界定呢!马上就要推倒它,就是空对空了。再说,分不分是件无所谓的事,好多洋人写的通俗的长篇小说,如果拿到中国来,如果又是中国作家写的,那肯定是纯文学了,谁要说那是通俗小说,对方得跟你拼命!所以纯文学和通俗文学不好分,不好界定。只要是艺术质量好就行了,看着好看,看着受感动,看着让人回味无穷就很可以了,别太较真儿了,过分地强调纯或俗反而是一种脆弱,一种哀嚎。须知,当一个作家才能和生活的储存消耗殆尽之后,笔下必然出现一些漫画式的人物和离奇的故事。这好像是一个外国评论家说的,名字我记不住了(再说我记他干什么)。有时候一些写手为了表示自己尚有才华存焉,于是就把方的说成圆的,把黑的说成白的,这属于大变活人式的魔术而已,偶尔一用尚可,不是才华胜似才华,但用久了,就枯萎了。
  所以,好的小说,必能展示出作者的坦率、真诚、诚实、交心的态度、优美的文字、诱人的情节、感人的故事、从容的叙述、亲切地交流、幽默的风格、惊人的洞察力、悲天悯人的境界、果敢的批判精神,与民同乐的追求,加上睿智的勘世态度和卓尔不群的语言能力。我想,这些都具备才好,但最重要的一点,你写的东西,或者伟大的东西,或者他妈的谁敢说不好的东西,得让读者饶有兴趣地读下去!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作者和他们的作品就真正地进入到成功的领域里去了。
  另外,我还想说的是,一个人一个写法,一个人一套武功,前卫也好,传统也好,时尚也好,网络也好,彼此应当是不一样的,"这不一样",就不可能使你占有所有的读者,你只能拥有一部分喜欢你的读者,这已经就很不错了。就像一个人在单位工作一样,你不可能百分之百分地把所有人团结住,你能团结住一半,你就是一个成功的人,超过一半,你就是一个优秀的人。你只团结了一个人,也不可能就因此说明你是一个废物,因为很有可能那8个人都非常俗,品位低劣、差劲。所以我常说这样一句话"我写小说,只是跟那些谈得来的人交流。"......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