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老汉的最后一次摸身


□ 周海亮

  “摸身”,又叫“抓身”、“摸病”、“抓病”,是旧时胶东半岛农村的一个民间习俗。“摸身”非下流,更非色情,而是一种怯病方法,或者,称为治疗手段。
具体的做法是:寻一位即将逝去的乡亲——或临老死,或临病死,无关紧要——站在、坐在、或躺在你的对面,毋需望闻切问,只要对你的通身上下一顿摸索,等摸累了——或你累,或他累,同样无关紧要——摸累了,你的病就会被连根铲除了。病哪去了?过几天他升天了,见玉皇大帝了,你的病,也就升天了,也就见玉皇大帝了。道理这就么简单。
所以说,在旧时的胶东半岛,只要你愿意,只要你熬到了那一天,你也可以做神医,也可以受到乡村父老的顶礼膜拜。
当然,让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在其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为活着的人操劳,是件很不舒服的事。于是,一般的情况是,这个临死之人,只给自家人摸身。比如临死者为男性,那么他摸身的对象便是儿子,是表弟,是堂兄等等男性亲属;临死者为女性,则摸身的对象是闰女,是嫂子,是侄女等等女性亲属。当然也有开通些的,公公摸了儿媳,因为目的是崇高的,所以也没人乱说话。人都要死了,谁还忍心?
有时,一个不大的村子,三四年内不死人,却积攒了一村子的病,这时的一个垂死者,就会像过年的瘦猪肉一样,供不应求了。于是会出现有偿摸身的,也不要钱,一升粮食,便可以了。这相当于一笔生意。也没人计较,大夫看病都要钱,对一个临死之人,一点粮食有何不可呢?再说,摸身比看大夫要便宜多了。尽管,摸身的效果,有时并不尽如人意。但人们仍然信。为什么不信呢?道理那么简单,价格这样低廉。
背景交待完了,开始讲故事。
老刘头近来总是气堵,有时在夜间,忽然就喘不上来气,鼻子,嘴巴,像被恶人用手狠狠地捂住,憋得老刘头不住地拿手抓自己的胸口,抓呀抓呀抓到后半夜,就抓好了。一开始老刘头并没有在意,以为农活太累,或睡得不合适,等等。但后来,这种情况每天夜里都有发生,有时一夜两次,甚至多次,老刘头就有些怕了。于是,他请来一位老中医,给他号脉。
老中医来了,仙风道骨,身上有一股怪味。老中医眯着眼,嘴里含糊不清:“……经络!”“……五脏!”“……阴阳!”一惊一乍,老刘头就更怕了。因为更怕,病就更重了。有时老刘头一整天都躺在炕上,只剩下呼嗤呼嗤的喘息声,憋得脸色酱红,老刘头好像马上就要死了。
儿子给他抓了很多中药,一日三餐可以当饭吃。老刘头吃了,病情仍是一天甚过一天。老刘头说:“算了,不吃了。你们拿锄头打死我算了!我活着难受啊!”老刘头抓着自己黑瘦的脖子,他的脖子被自己的手抓挠得青一块紫一块,像冬天遗落在菜园里,又被风雪摧残过的烂掉的细长的茄子。......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刊 Tags:摸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