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少冷暖书事


□ 徐 鲁

多少冷暖书事
徐 鲁

《我们这个年纪的梦》增订版后记

世事难以预料,文途亦多艰辛。《我们这个年纪的梦》是我二十几岁时创作的一册校园诗集,当初出版时,正值国内纯文学作品处于出版低谷的一个时期,因此,初版印数只有四千多册,尚不足五千册。我想,这该是20世纪80年代末期,许多像我这样的文学青年都曾面对过的出版尴尬和困境吧。但也不是没有喜剧的。这册诗集出版后,获得了中国作家协会第二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收入集子里的不少单篇作品和组诗,也曾获得过“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少年文艺》年度“好作品奖”、《中国少年报》第七届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而在本书出版近二十年后的今天,又蒙《百年百部中国儿童文学经典书系》“高端选编委员会”论证和推荐,决定入选这套书系之中重新出版,我感到十分荣幸和欣慰。
这也使我想到自己创作之路上的另一个小插曲:1980年,我18岁的时候,开始学习诗歌写作,并向上海、北京和武汉的一些报刊投稿。1981年,我的第一首短小的童诗《悄悄话儿》在上海《儿童时代》半月刊上发表。之所以向《儿童时代》投稿,是因为我在故乡胶东念小学时,就读过这本儿童刊物,印象很深。可惜的是,发表我这首小诗的这期刊物的目录上,诗歌栏目下的作者名字,只有“圣野、樊发稼等”的字样。这一个“等”字,就把这篇对我个人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处女作”的作者给“等”掉了。所幸的是,在正文里,《悄悄话儿》的诗题下赫然印有“徐鲁”二字。这首只有短短六行的小诗,对于中国当代儿童诗创作而言,当然不足挂齿,却是我个人创作道路上所迈出的阿姆斯特朗式的“一大步”。这个小喜剧一直埋藏在我心里。同时我想,它也将一直埋藏在1981年的某一期《儿童时代》里,不会再有人知道了。但不料也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收到一部印制精美的《中国经典儿歌·新儿歌》(尹世霖主编),该书选编了从新中国成立直到2005年的原创儿歌约二百首,其中1981年度共选了五首。令我惊奇的是,我的那首鲜为人知的处女作《悄悄话儿》,竟然就在这五首当中。
我在这里记下这些创作上的小插曲,当然不是想炫耀自己当年的青葱幼稚之作竟然也成了“经典”。不,我所得到的感受,有如安徒生在《丑小鸭》里写到的那句话:“当我还是一个丑小鸭的时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幸福!”我也不是想证明自己原本就是一只“白天鹅”。我只是想说,一个人,如果能够比较早地“认识你自己”,并且对自己未来的道路多少有一点预见和把握,那么,对有些事情就可以从长计议和义无返顾地去追寻,去热爱了,而不必有所犹豫和徘徊,甚至在犹豫和徘徊中蹉跎了时间和失去了信心。
现在读者看到的这个“增订版”,大致保持了《我们这个年纪的梦》1990年初版的原貌,并保留了老诗人曾卓先生当年为这本小集写的序言。在此基础上,我又增补了少许集外作品,尤其是在“寻找金钥匙”一辑中,增补了几首较长的校园朗诵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