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邻居眼中的贾植芳先生


□ 黄希礼

婚姻的注释

我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住进复旦第九宿舍的。这里树木葱郁,环境清幽,居住着国内乃至国际知名的科学家、教授、学者及作家。
八十年代中期,九舍十三号换了主人。每当下午或晚上经过林荫大道,从十三号东窗里,总能传出一位先生浓重的外地口音讲话声;有时还可看到他说话的手势。时而传出年轻人的笑声和插话,很是热闹。后门口冬青树旁总是停放着很多自行车,像是在讲课吧?先生讲得这样精彩,学生听得这样投入,师生间的交流如此融洽,让我这个站在窗外的人好生羡慕。想来这香樟树遮掩的东窗里,必会出栋梁之材。傍晚,常看到一位瘦小精干、精神矍铄的老者,穿着对襟中式短袄,圆口布鞋,戴着黑框眼镜,拄着拐杖,微扬着头,“笃笃笃”急促地走着。边上是一位微胖的老太太。据说,这位老先生就是十三号的新主人,中文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旁边的老太太是他的夫人。九十年代后期,十三号东窗里,依然是阵阵讲课声,只是老太太看不见了。而在十三号的小院子里,每天晾晒着大大小小的布片。有一次,在杉树林里乘凉,十三号那位先生对我说:“你是胡医生的爱人吧?我家老太太病了,能让胡医生来看看,量量血压吗广眼神中流露出急切和企盼。他,就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贾植芳先生。先生历经苦难,学著等身;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膝下无儿,老妻正患重病。邻居有难求助我们,岂有不应之理?就这样,我们走进了十三号。我的丈夫在工作之余成了他家的医药顾问,我则成了常客。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常去十三号串门。十几年过去了,这里房子布局依旧,只是整套房子里摆着很多的书橱和书架,整整齐齐地排满了书。贾师母住在有阳台的那间,中风后全瘫了,而且失语,成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重病人。家庭的经济和生活负担都相当沉重。先生退休得早,一千多元的工资。老太太外地退休,工资时有时无,又没有医保。老太太得病已有几年。每年都要急诊住院,不管抢救治疗费用怎样昂贵,老先生从不放弃救治。平时先生在家里给太太安排了“病房”疗养,由内侄女任桂芙和保姆王丽萍照料。老太太日常饮食由老先生自己定。病人除了按时喂的米面汤粥,还有各种水果熬成的汤。天天如此。营养相当丰富,所以她的脸还是胖胖的,脸色几乎像得病前一样。另外,小王和桂芙每天遵医嘱定时为病人擦身,换洗和拍背,病人的皮肤非常光洁滋润,一点褥疮也没有。房间里收拾得千干净净,丝毫没有一般瘫痪病人房里的那种异味和零乱,显得舒适。病人和家庭成员的开销怎么办呢?贾先生说:“靠自己,不靠别人。”他的生活非常节俭,“粗茶淡饭”绝对形容恰当。从不添置任何生活用品,连一架彩电都舍不得买,省下每一分钱为老妻治病。用几十年奋笔疾书所得的稿酬补贴家用。
这个家庭虽有重病人,但一切生活照常。贾先生照样读书看报写文章,照样教书育人,接待四面八方的来访者。早上贾先生起床后必先去看师母,“任敏,你好吗?”晚上总要抚摸着她的头,“任敏,好睡了。”然后自己去安寝。每天来客一拨又一拨,每次客人一走,先生就拄着拐杖“笃笃笃”急急地走到师母床边,“任敏,今天xxx来了,啊……”“任敏,书出版了,啊……”什么人来了,说了什么话,发生了什么事,先生都会一一告诉师母。开始时候,师母还会“啊,啊”的作答,后来病重不能出声,就用眼睛专注地听着,用眼神传递她内心的感受,直到贾先生讲完。老夫妻俩就这样“谈天说地”,心灵交流。贾先生听医生说按摩可以通经活血,有助于治疗,他就天天给师母按摩。虽然手势并不熟练,倒也有板有眼,很到位。常常看到他稀疏的白发下额头渗出的汗珠。这是先生要师母重新站起来的希望所在。先生曾对我说,他买了轮椅车,将来有一天可推着老太太出去走走。师母急病住院,先生总是拄着拐杖在书房里走来走去,见人就说:“老太太这几天去医院了,过两天就会回来的。”他焦虑,更充满期望。贾师母每次病情都十分凶险,住院后都有惊无险,平安地回到贾先生身边。这样持续了五年,真是奇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