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海参


□ 王松波


吃过的,在回味;没吃过的,在憧憬。终于,吃过的没吃过的坐在一起,吃了起来--海参。
海参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很神奇的,头一次见海参是在我本家的一个大爷那里,他像取出一件珍宝,抖抖嗦嗦的,打开一个里三层外三层包着的纸包,小心翼翼地捧着让我看,我当是多神奇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只是个黑乎乎的浑身长满了刺的胖虫子。我想用手去拿,大爷却迅速地把纸包包上了,大爷说,是珍品啊,不能摸的,要留着招待贵客。大爷的海参只有两只,他告诉我已保存了多年,吃了对人身体好啊!我很想知道海参的滋味,大爷的小屋低矮且黑暗,家什破烂不堪,但他家里却有海参。
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在那个年代能吃饱就不错了,海参对我来说像个遥远的神话,我知道它很有营养,一般人不能吃。
但有关海参的故事却总有。结婚后,岳母有时来住住,有一次不经意地就同我说起了吃海鲜,由此我知道她小时生活在海边的大城市里,好像家里还比较有钱,我说要是资本家最好了,现在该有多光荣,但她家不是资本家,像是开了个报馆什么的。说到吃海鲜就说到了吃海参,岳母说她吃过海参,要放肉片、放葱段红烧,她告诉我有钱人家请客都要上海参的,而且要一开席就上,知道为什么一开席就上吗?她停下,眼神里有考我的意思,见我摇头,她笑了,说吃了海参不放屁,这样就不会影响就餐的气氛了!这个结论让我大笑了一场,但老人家很认真,她摇着头说,老了,多年没吃鲜活鲜活的海货了。她的眼睛在亮起来,我想她的记忆正回到童年或少年,她的青年就告别了海滨大城市,之后一生都工作在农村,作一个小学教师。
有时逛个大商场,我都要看看有没有卖海参的,海参的价格很高,每斤都要数百甚至上千元,这都是让人望之兴叹的。但我还很是牵情于它,久而久之,海参竟成了我心中的一个结。一次从报上读到一则海参的烹制方法,我就把它剪了下来,原来做海参很麻烦,像干海参还要发,要花一两天的工夫。
后来我有时也能吃到海参,比如参加个会议。味道果然不错,只是不多,一人也就是一片。一次吃海参,有人悄悄地却又是暧昧地跟我说,吃海参能扬男子汉的雄风。见我表现出诧异,他说要不然会是珍品?凡是列入山珍海味的都是大补的,比如鱼翅、对虾、鲍鱼、燕窝、驼峰、鹿唇、猴脑、熊掌……我听得目瞪口呆,自小就是吃粗粮大路菜的我竟是闻所未闻,直感人生的不济。
真正和海参结缘还是在海边居住的那几年,从施工的工地下班回来,经常见到卖海参的,价钱比商场里便宜了。渔民们一般是卖活的,将海参盛在盆子里,海参就在水里游,它的样子很笨拙,甚至很丑陋,褐色的身体,肉肉的,长着一垄一垄的刺,身子里好像鼓满了水,游起来缓慢极了。
这活海参,又勾起我心中的结,马上就想买回家做着吃,却又不知如何做,听人讲,活海参不好做,火候掌握不好就咬不动了。没奈何,只好暂且按下亲自烹制的念头,带上一家人先出去吃。饭店里的做法一般有两种,一是红烧,就像岳母说的,再是凉拌,吃起来可是鲜美极了,这道菜一定要用处理好的鲜海参,将其切成丁状,佐以碧绿的辣椒、水灵灵的芫荽、细细的蒜茸,经少许盐醋调和就成了。品尝了外面的,又找了位师傅讨教了处理的方法,忍不住就跃跃欲试了。找个愉快的日子,花二十六元买了一斤半活海参,剖膛洗净,用六七十度的水烫过,就看见原本大大的海参在迅速缩小,肉则在变厚,禁不住就抓块尝尝,口感正好,还有点咸味。那天我做了一大盘子的红烧海参,除了样子差些,味道却是好极了,我感到很陶醉,这是海参嘛,是珍品。那年岳母来,我给她做了红烧海参、凉拌海参,老人家吃了,又勾起了对少时的记忆,她说她们家经常吃鲜活鲜活的海鲜,还吃过海参,大户人家请客一般都先上海参,知道为什么要先上海参吗?她眼神里有考我的意思,见我不答,她笑了,说吃了海参不放屁,这样就不会影响宴会的气氛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