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是一个问题(创作谈)


□ 周景雷

一个好的小说家应该是什么样子,恐怕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由于人们的切入视角和关注点不同,所以在不同的评论者甚至是小说家自己那里总会出现不同的标准。同样作为一篇耐读的小说,在现实主义者那里和在现代主义者那里总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现实主义作为一种擅长维系宏大历史叙事的传统似乎在今天更为关注局部和细节的问题,他们通过对生活片段与细节的真实描述,来延续和填充在原来的传统叙事中所可能存在的不足。但那些现代主义者或者说先锋文学家,总是把他们的目的掩藏得很深,他们通过不断的隐喻和转喻,一遍一遍地把他们的描述对象翻转过去,以期使这个世界更加的不可理喻。也许正是在这两者的对比上,小说写作的难度正在成为一个问题。
就总体特征而言,孙春平的小说创作正在不经意间为这种写作难度提供了一个范例。也就是说,在他的创作中既保持了其所一贯坚持的现实主义立场,同时他又为现实主义的表现方法和手段开辟了另外一个途径。这样做的结果使我们看到现实主义的容量在不断增大的同时,正在呈现出其超越的可能。
超越现实主义的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这类小说写作上的可能性。它包括形式上的、文体上的,但更包括内容上的。80年代以来的中国小说界是一个不断创新的时代,黄子平先生曾把创新比作追得人到处乱跑的狗。但人们关注更多的是形式的创新,大概形式的创新经常能够带来内容的跟进,也就是说什么样的形式承载了什么样的内容。
孙春平近年来的小说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官场小说,如《非赌》《马走日象走田》;第二类是关注底层的创作,如《蟹之谣》《夏雪莲的第二职业》;第三类是知识分子小说,如《教师本是解惑人》《情感逃逸》等。不管是哪类小说,他都力图对现实生活进行一种可能性的描述。传统的现实主义小说家看待生活是固定的,他们期望有一种定性的描述。但孙春平却把这种必然变成一种可能。他把生活分成了很多的可能,然后来供他的人物进行选择。但一种选择被确定之后,就意味着其他的可能被拒绝或者抛弃。但这种拒绝或者抛弃,仅仅意味着人物的行动或者行为,不代表叙述者和读者的抛弃。而且也是由于一种可能性的选择,它使读者必然地思考这种选择的动因。所以在阅读的感受中,所有的可能性仍然是同样地存在着。比如在《学者出行》中,那位学者冯先生完全可以享受免费乘坐软席车厢,但他选择了苦行,饱受“颠簸流离”之痛;在《教师本是解惑人》中,廖柏木本可以避免“嫖娼”之罪;在《非赌》中的那位县长也本可以听从组织的召唤,从而放弃对市长的角逐,但由于这些人物的过分自信或者游移,使他们在可能性的选择中,选择了这种可能而不是另一种可能。在这里作家提供给人们的仅仅是众多的可能,至于哪一种可能将成为现实,自然成为作品中人物的权利。因此,一个成熟的作家不是在作品中表达自己的权利而是作品中的人物自己在表达自己的权利。这大概也是小说存在的理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