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姜昆的老来俏


□ 宗 和

  姜昆不老。小分头、浅色格T恤利落抖擞,与人对视时星目如炬,就如镜头里他一直年轻着,谈吐生辉,仿佛有散不完的热,典型地老来俏。
  与姜昆的对话,在他北京昌平的家中进行。阳光高阔,透过客厅的巨大落地玻璃窗撒下都市喧嚣里罕有的静谧,屋中静静摆放着主人多年来天南地北收集来的古玩物什,一尊大大的木雕弥勒佛端坐客厅东角,背后张挂一副姜昆演出时眉飞色舞、春风满面的水彩画像,上题有好友赠与的两行字:虚怀若谷心常坦,亮节如篁腹不空。对面墙上挂着范曾送给姜昆的一幅《老翁牧童图》,题字曰:好谐谑而不为虐,有童心者固永年。概括得好不精辟,一句足见知己。
  姜昆把重要的采访安排在家中进行,一个立体的姜昆扑面而来:他果真是名不虚传的“书痴”,受书法家父亲的影响,他自幼酷爱书画,如今家中四壁挂满了各方搜罗来的名家墨宝,从京都已故的启功、黄胄少见的大尺墨宝,到黄苗子的书法,再到岭南派关山月、赖少其的字画,每面墙都熠熠生彩;这其间,又果真见到姜昆快乐、健康的生活之源,与许多明星的日夜颠倒不同,每日早上6点姜昆准时起床,有时候临帖写字,有时读一两小时的书,似乎是遵从的墙上他父亲姜祖禹留下的一幅字:闻鸡起舞,之后姜昆一般9点才到办公室处理会议和日常工作,下午才出席各种社会活动,每天安排得井井有条,从不虚度。姜昆自己则乐呵呵地说:“反正我不糟踏自己(的时间),从不打麻将,也不去卡拉OK歌舞厅,怕歌厅小姐找我签名说不清啊!”
  多年前姜昆曾说,他的人生格言有三条:第一条是鲁迅讲的,“我愿中国青年只向上走。”第二个是保尔·柯察金的那句名言,“一个人一生应当这样度过……”。第三是方志敏说的,“人总要奋斗。”全是那个时代激励青年们的炽热话语,但畅谈一个上午之后,你猛地悟到姜昆的可贵在于他很“专一”:在这样每个人可以心迷许多事、爱上许多人的时代里,姜昆30年里只干了一件事,就是相声;只爱了一个人,他和夫人李静民的爱情被圈内传为佳话。可徒有“专一”又还不够,姜昆不是那种坐守枯井的人,他的脑筋转得极快,处处敢饮“头啖汤”:早在70年代末,他就主演了电影喜剧小品《大能人》,尝试把相声搬上大银幕;随后主创大型叙说剧《明春曲》,引入电影等手段改革相声;之后,他又第一个收了洋徒弟“大山”;接着开设“相声MBA”课程班;这些年,他又尝试“网络嫁接相声”的模式主创中国相声网、筹建中国相声博物馆、主持相声大奖赛等等,好似曲艺群雄中的一个“智多星”,30年如一日地为相声的兴盛崛起四处奔走、苦寻良方。
  相声演员给人的感觉总有些浮皮潦草、油腔滑调,这些年姜昆却多出了一层深沉,几年前他游美时曾饱含深情地写过这样一段话:“我从飞机上看见那大地上的灯火……我从那隐约的、忽闪的灯光中也曾悟出一个道理。我想,那一亮一亮的不过是个灯火而已,而在灯火下面,是最有实际内容的、万物生长的土地。我告诫自己,不去做像机场上炫耀自己光芒的灯,应该像那种黑暗,去默默地不哗众取宠地做人……”
  马季走后,姜昆成为侯派相声的第三代传人,他上承传统大师遗风,下启大众娱乐时代,是个头脑灵活的弄潮儿。你看他很少像传统大师那样身着长衫、手持折扇,多是一身西服领带的打扮,可说学逗唱、妙语连珠却处处见于传统。在姜昆的时代,生逢相声与电视、春晚等综艺形式结合后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又触碰了相声急转直下、日渐衰败的颓局,起落间的辛酸甘苦只有他自知。早在1996年的春晚后,姜昆就曾这样聊以自慰吐露心声:“经历了1993年、1994年两年上春晚失败的经历后,终于在1996年上春晚演了个《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惹得全国人都叫我‘姜球球’。是欲罢不能,还是一往情深?是难舍难离,还是再现辉煌?”而如今他更是避上春晚,去年姜昆到广州的一次与笔者的当面采访中,他颇为坦然平静地说出:“现在的春晚更希望你热闹一点,我现在岁数大了,再热烈的话,会让人觉得讨厌!春晚已不适合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老来乐 2009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