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宿长江源头


□ 红 孩


这就是长江源头吗?
当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块石碑,不,应该是一桥头上的桩石,上面用红漆刷在凹进去的石沟里呈现出“长江源头”四个大字时,我的心情与周围欢腾的人群一点也不能共鸣。望着缓缓东去的江水,我无论如何不肯相信,这就是长江源头的态势。
这是沱沱河,被誉为长江源头的沱沱河。没来之前,在我的想像中,沱沱河应该像壶口瀑布、黄果树瀑布那样具有龙吟虎啸般的气魄。可是,现在的沱沱河,黄昏中的沱沱河,它却像少妇一样平静地在青藏高原散步,仿佛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远处,有几头不知谁家的牦牛随意地啃食着嫩草,更远处,几只野狼半蹲半卧在草地上,两眼直直地盯着桥头盯着我们站立的方向。狼们肯定在想,你们是一群什么人?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好在我们没有背着枪支,手里也没有棍棒,我们只是一群来去匆匆的过客。清晨,从昆仑山口一路走来的我们,在经过五道梁、二道沟、唐古拉山后,由于高原极度缺氧,不少人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此时,不要说打狼,恐怕就是和狼跑上几米也是不可能的了。尽管如此,从几千里之遥来到这里的人们是不会错过和长江源头零距离的接触的,而零距离接触的最好办法就是和她合个影。同行的朋友中有个上海人,准确地说是居住在上海的湖南人,他一边大声地吟诵着“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一边呼喊着让别人为他拍照。或许是北方人的缘故,我对长江远没有黄河亲切,于是我对上海人喊道:“急什么急,长江是你们的,又不是我们的!”
喊过之后,不等上海人有什么反应,我瞬间不免为自己的唐突有些后悔。按地域说,我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不要说长江,即使是黄河,离我也是遥远的。上小学时,每次听老师说黄河、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摇篮时,心里就霍然升起一股自豪和敬畏之气。当时心里就翻腾,何时我能到黄河、长江亲眼去看一看啊!等长大一些,才渐渐明白,我们说的黄河、长江文明,并不是指水本身,而是指生活在两河流域的人们的生生不息的奋斗精神。也就是说,我和我的祖辈虽然没有直接和黄河、长江的流水发生关系,但我们的血液里却始终在流淌着华夏文明的精神。由此,也就不难理解海外游子的华夏情结了。想来,思索刚才我所说过的“长江是你们的,又不是我们的”,我感到自己多么无知而又心胸狭窄啊!
在沱沱河宿夜是一件十分惬意的选择。但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今夜的沱沱河兵站突然停电。原本,我想等晚饭后和兵站里的兵们聊聊天,感受一下他们枯燥而神圣的生活。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大概一天的长途跋涉太疲惫了,又恰逢屋外开始下雨,兵们和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早早地睡觉了。说是早早地,实际上已是11点多了。按东西部的时差,这里比北京至少要晚一个半小时。如果今天有电,外边没有下雨,我想我们的这个夜晚一定会热闹非凡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