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花嫁


□ 寒郁

  春分那天,桃花看见一行长长的归雁,在向晚的橘色光里排成一道灰褐色舒缓的线,水一样地向北移动,这雁行像一道纤,从南向北缓缓拉回三初月这失而复得的温暖春天。

  但是,桃花的心还是一片乍暖还寒。母亲嘱咐她去梨园挖些荠菜来:

  “唉,要说还是人家邵老板有本事呵,这万把斤梨指着你爹免不了又得烂在窖里头,几句话,人家就给咱联系上车了,这还没过门呢……”

  桃花把手里的韭菜丢下,脸色急转直下:

  “谁过谁的门啊,我答应了吗?你俩倒好,不声不张地就把人家彩礼收了,您也问问有您这样的吗?买个东西还得掂量掂量看那东西是个什么货色呢……”

  “好,好,就使劲掂量吧你。我还没说你呢,邵老板一来你就挂着个脸子,我还没死呢,你个不晓事的死女子,你也睁开眼看看这方圆几十里家世背景有谁比得邵家,你还想啥……”

  “你看你这一套又来了,你烦不烦,妈!一开口说就是人家的钱势,”桃花掂了篮子往外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拿闺女做生意呢。”桃花的眼角涌上一些委屈的酸意。

  身后的母亲止住了剁馅儿的刀,怔怔的,一声叹息。

  到了地里,因刚经过一场滋润的春雨,触目皆是攒动的绿意,野荠菜贴着地面,一片一片的,枝叶舒展,长得很肥,性急的已经挑起了细长的白花穗。桃花挖得心不在焉,本来是想把草捡出来,一转身却又把草放进了篮子,桃花抬眼怔怔看天上的过雁,慢慢地把它们从远看到近再看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桃花想它们会飞,它们都有翅膀,桃花隔着衣服按着心口的玉坠子,在心底百转千回喊了一声,满仓……

  风吹来,夕阳里,桃花的心底涌起一层薄薄的凄凉。

  “满仓,把那瓦刀递上来,得开块砖,噢,再给大爷端瓢凉水喝。”老百顺在脚手架上倚着砌的墙喊底下的满仓。

  “满仓,不能给他递,哦,这就能叫大爷了吗,呵呵。”爱嘻笑的二尕站在老百顺下面的脚手架上边砌墙边打岔,二尕言下的意思人都明白,老百顺有四个次第开花待嫁的好女子,二尕也不过是那些玩笑的意思。建筑是一项顶枯燥熬人的活儿,工友都不过来自附近几个彼此知根底的村子,故相互间嘴巴很笑谑活泼,也是图个口角快乐罢了。“满仓,叔给你保媒,你看你要挑哪个。”

  老百顺笑笑,骂二尕,“你这个不正经的孬货。”

  小涛在旁插上一句,“二尕哥,昨儿黑里鸡飞狗跳的让嫂子修理得可快活啊?”二尕怕老婆。

  老百顺笑得最有声色。喊满仓,“满仓,上来,咱爷俩把这个梁上的模壳子卸了。”

  满仓答应:“好嘞。”拿工具上来。

  “干慢点,干慢点,慢工出细活嘛。”二尕也挤着头凑过来,其实是因为看队长这一会儿不在,可以放松一下,“满仓,来,点一根,解乏。”二尕顺手摸出老百顺上衣兜的好烟,先叼上一根,再借花献佛给满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