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季节童话


□ 陈元武

(一)

银合欢树无疑是这一片树林之巨人者,它庞大的身躯遮挡了一大片的天空,给地表留下一大片的阴暗。村庄生活在这样的树林中,沿着村庄旁边流淌而过的河流,是这个村庄最为生动的风景线。清冽的河水漫过藻荇交错的河床,流过礁石和砂砾、卵石杂陈的河滩,在河边生长着的一丛丛凤尾竹和一片片芦苇或者水柳,掩映着村庄的视线。在河滩上,麻鹬、高脚汀鹭、灰背鹳或者鹭鸶,不经意的飞动,让河流的两岸美丽动人,充满着诗意。大片的毛竹,占据着高高低低的岭隰丘阜。池塘里,鸭子们跃跃欲试,春水的冷暖是让它们关注并开心的事情。早长的荷叶已经从水表露出,像一些紫红的蜷曲梭形物体,凫在水里来回游动,荡起的波纹让荷的新叶上下浮荡。生命总是充斥于每一个不经意的地方,大的或小的,看得见或看不见的,有声的或无声的。树总是生长在村庄的旁边,在泥泞的道路两旁,树成为一些永恒的风景,修长的龙柏或是孤兀的栗树、槲寄生,乌桕树或是香樟。低矮的茅草或是苦竹、鸡竹或是龙胆草、漆草、苍耳、桃金娘,竹节草和蛇莓,水芹、菰薏,香蓼和牛蒡。这样的道路,只有在这样的季节才会如此生动。村庄永远比城市宁静,这里不会有太多的汽车喇叭尾气噪音杂乱的人流车流音乐背景酒吧咖啡屋嘈杂的商场,村庄在一片宁静中度过每一个平凡的日子。村庄里的动物永远不会想去城市,因为等待它们的只有餐馆里那些饥饿的饕餮者那贪婪目光和厨房里案板上锋利的菜刀。这里充满着一种永恒的祥和与安谧。斑鸠或柴獾、果子狸以及它们身上的冠状病毒,不会让村庄里的人心惊肉跳,很少有禽流感发生,很少有人对着一只无辜的斑鸠举起猎枪。不会有人去打扰一对野凫的私恋,鸭子们从容地行走于每一眼水洼或池塘,麻鹬和高脚汀鹭、灰背鹳或鹭鸶从容地游弋于河滩上,不必当心树丛间有瞄准着的黑枪。
水在早春的时候,还是很冷的,只是鸭们和鱼们都觉察到了一些回暖的信息,鱼开始在追逐交配产卵。虹鳟和一些鲈鱼在水里像潜艇一样飞速地游动,在水面激起一阵阵涟漪,细小的柳叶鱼和青虾小心翼翼地逡巡于池的浅水区。水蜕螂和水蜘蛛在不停地上下游动,伺机那些大意的小鱼们。水中洋溢着一种生命的激情和冲动,水草修长的影子,就像那西索斯秀美绝伦的身影,水草是阴柔的生物,和水具有与生俱来的共性。卢梭在漫步中体验到了一种思想的快乐,水草是没有思想的,水也没有,以及鱼们。思想的光辉总是冷峻得让人难以接近,水是生命的载体,不需要大多的思想内容,生命总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下发生和繁衍并消亡。水是感性的,水中的生灵和陆上的一样,需要的是童话般的意境,存在的意义,在于它是合理的,水草是一种合理的生命存在,鱼是,水蜣螂和水蜘蛛也是。一些细微的浮游生物,在我们目力不能及的地方活跃地跳动着,在阳光下生活是一种多惬意的事情,繁荫下的池塘,则显得死气沉沉的。阳光是一切生命的源动力,质朴的阳光,没有给予生命过多的教条,思想的光芒就在这平淡的阳光中闪烁。童话需要的更为感性的逻辑,接触一棵树吧,接触一口池塘吧,寻找生命的存在,寻找的快乐已经超出了快乐的本身。希望寻找生命童话的人,不妨来村庄吧。当波特莱尔在诗句中表达一种纯理性的美时,他忽略了重要的一点,纯理性的思想往往并不是美丽的,美丽往往只存在于感性的表象,童话世界是虚幻的,也总是最常见到的那些景物,只是你常常把它忽略了罢。童话的意境并不难找寻到,关键在于你是否用心去观察一个你并不陌生的世界。当一只蚂蚁爬过一片树叶时,你是否注意到它了,连它的表情和动作?当一只螳螂对着一只昆虫举起致命的前肢时,你是否关注这条虫的生命,是否为它的危险而担心呢?你会为一片树叶的飘落而叹息么?当一只竹节虫踽行于竹茎上时,你是否诧异于生命的神秘和奇异?为一片树叶的变红而欢呼吧,泰戈尔是这样的人,心灵的感触,是认知的前提,生命无常,童话总是伴随着每一人,喜欢童话,就和世界更接近了,不是吗?

(二)

这个季节所有故事的亮点,莫过于那个已经在菜园里站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稻草人。稻草人本来站在稻田里的,秋收后,田里种上蔬菜,稻草人就继续履行着驱赶鸟兽的职责。稻草人的设计者有点天才,设计得十分逼真,大大的头是借用玩具人的,草帽大概是主人用过的破草帽,身上的衣服是小孩穿过的旧衣服,红红的头巾不知出处,手臂是用稻草扎成的,手里拿着一串能响的铃铛,右手执着一杆竹竿,随风左右上下摇晃,好像时刻在对某一只光顾的鸟兽作出警告。最为可笑的是,它居然还戴着一副墨镜!扮相有点酷!简·皮罗在他的文章里写一个稻草人具有人的思维,能判断主人的想法是否符合生存法则,它不但不去驱赶鸟兽,还成了鸟兽的保护者,这样的故事有点滑稽,但这样有着思想的稻草人,至少能给无聊的田野增添一些乐趣,鸟兽们也有了一个知心朋友,这恐怕是主人所始料未及的。稻草人是田野里惟一的一种拟人标识物,我们权且把它当成真正的人,至少它不会有贪婪的想法,鸟兽们光顾这里,无非只是想哥些果腹的食物罢了,主人不设电网,说明主人心地并不坏,并不想真正伤害这些鸟兽。因为他大可以往菜叶上喷洒剧毒农药或在田园周围设下机关陷阱之类的东西,让鸟兽们到了这里就别想再走掉。他没有,或者,他也是个充满爱心的人,不想伤害生灵,所以,稻草人充分地执行了主人的想法,摆设的结果是吓走了一些胆小的,对真正的偷吃者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