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越海峡的白鸽


□ 林朝晖

我记不清骑着这匹名为孤云的白马在苍茫的荒野上奔跑了多久,处在惊慌状态中的我脑子里老是闪动着凶狠的日本鬼子挥舞寒光闪闪的刺刀向我逼近的场面,这种幻觉刺激着我的神经,使我不断挥动马鞭抽打着孤云,孤云铆足了劲,拼命向前飞奔。

在一条清澈的小溪边,孤云突然放慢了步子,它回过头,望了望伏在它身上的主人,此时的我长长吁了口气,心渐渐平静了下来。我用手摸了摸脑袋,真的有点儿不相信自己能从那场天昏地暗的恶战中幸存下来。现在,枪炮声、呐喊声、马蹄声都已远去。展现在我面前的是风景如画的世界:涓涓流淌的小溪、郁郁葱葱的森林、悠闲自在飞翔的鸟儿。

从山里拂过的一阵清风如同一杯酽酽的浓茶漫进我的心田,逃离战场的我完全陶醉在这如诗如画的风景中,我跳下战马,牵着孤云的缰绳缓缓趟入溪水。溪水不深,仅仅淹没我的大腿,我在一块浮出水面的岩石上坐下,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匹与我一块死里逃生的战马——孤云。长时间的奔波,孤云的腰背满是鞭痕,背上被沉重的马轭刮破了皮,它的四条腿肮脏浮肿,线条模糊,从前那双明净光亮的眼睛布满了血丝。

怜惜、内疚、感动……百感交集。一时间,我说不出话来,我把头紧紧地贴在这匹与我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战马身上,对于主人的爱抚,孤云由于激动,身子微微地颤抖。动物竟能如此善解人意,使我心里涌动着一股温情,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马背,说:“孤云,你辛苦了,好好歇歇吧。”

孤云似乎听懂我说的话,它摇了摇短尾巴,慢悠悠地在岸边蹲下了身子。

长得一身白毛的孤云远远望去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但对于识马的我来说却是一匹不可多得的好马,我小的时候曾跟着长辈一块牧过马,知道做为一匹优质马,必须具备体质良好、胸廓深长、背腰有力、马鬓高长、腿关节结实。而白马孤云具备了这些条件。我在国民党军第四十九骑兵团当战士的时候,一眼相中了这匹不起眼的白马。事实上,在我相中孤云之前,也曾有许多战友相中了孤云,但他们只是把它当做一匹骏马来欣赏,却不敢把它当做自己的坐骑。因为他们听信了一个相马名手的话。相马名手说,孤云绝对是匹好马,但它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就是会在紧要关头,背叛或者危害它的主人。我可不信这样的鬼话。

骑上孤云的我转战南北,孤云真是一匹神奇的骏马,在战场上,它善于把握战机,关键的时候,跃进、停顿、转身,比豹子还敏捷,比狮子更凶猛。有一回,我在战场上奋勇杀敌,背后有个日本鬼子举枪向我瞄准,孤云眼梢瞥见,它闪电般转过身子,悬起前足,一个箭步把日本鬼子手里的枪踏翻。我迎上前去,一刀结果了那个日本鬼子的性命。

由于在战场上屡立战功,我很快就从一名战士升至营长。我非常清楚自己官职的提升离不开孤云的鼎力相助,我开始把休戚与共的孤云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每天,我都要亲自给孤云洗澡,梳理马鬃,马是很有灵性的动物,与我的朝夕相处,使它和我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们之间一眨眼,一举手,一颦,一笑都形成了默契。

坐在岩石上的我释下军用水壶,斟上满满一壶的溪水,然后悠然自得地坐着,吮一口溪水,嚼一口干粮。此刻我什么都不想,闭上眼睛的我觉得干粮是世界上最可口的美味佳肴,溪水则赛过百年杜康。吃饱喝足后,精疲力竭的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岩石上。此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暗展开了墨色的天鹅绒,掩盖了地平线,远望群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影。寒风肆意地吹刮着森林,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这声音刺激着我的神经,睡意全无的我开始静下心来品味白天那场惊心动魄的恶战。

前天,四十九骑兵团接到上级命令,要求部队埋伏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伏击从森林经过的日军。正如上级命令所言,确有日军从那条林阴小道经过,当日军进入包围圈后,团长一声令下,埋伏在森林里的骑兵向日军发起了凶猛的进攻,对于突如其来的袭击,日军显然缺乏思想准备,但他们毕竟都是些训练有素的士兵,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便稳住了阵脚。他们集中火力朝涌上前来的骑兵疯狂扫射。战场上一时间枪声雷鸣,弹火殷红,硝烟弥漫,杀声震天。

在与日军这场短兵相接的战斗中,四十九骑兵团渐渐取得了主动,日军的阵脚开始变乱,眼看四十九骑兵团即将取得战斗的胜利。忽然,从后方涌出密密麻麻装备精良的日军,见有了增援部队,退却的日军重新稳住了阵脚,他们朝四十九骑兵团发起了凶狠的进攻,两军绞在一块,一场血肉横飞的恶战展开了,做为骑兵团二营营长的我在这场战斗刚开始时表现得异常勇猛。我左手挥舞马刀,右手握着手枪,一个个日本鬼子成了我的刀下之鬼。

天昏地暗的厮杀中,与我并肩战斗的副营长鲁方忽然从马背上倒下,一颗罪恶的子弹夺去了他的生命。鲁方身上奔涌而出的鲜血使我产生了恐惧感,乖乖,鲁方要是向前半个身位,或者向后半个身位,这发子弹击中的不是鲁方,而是我。我的嘴里禁不住嗤出一股冷气,向四周望了望,这才发现自己的部队在这场战斗中已完全处于劣势,蜂拥不断的日军正从远方袭来,如果不立即逃离战场,必定死路一条。我发热的脑子迅速冷静了下来,对生的强烈渴望使我转瞬之间便做出逃离战场的决定。我紧勒缰绳,猛地抽了一下马鞭,孤云领会了主人的意思,它飞也似的朝后方跑去……

分享:
 
更多关于“穿越海峡的白鸽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