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为我焊接生命


□ 彤 红



我不知道这是去哪里。只能从声音里听出救护车在疾驰。
但我太想知道太想知道救护车要把我拉向哪里了。可是,我不能问,妈妈守在我的身边,一直摸着我的头,拉着我的手,我一想张嘴,她就紧握一下我的手,示意我不要说话。车里静静的,静得让我仿佛听得见我的伤口慢慢渗血的声音。
时时有车从相反的方向迎面而来,那声音由远而近,发出一阵让人心惊的呼啸,渐又远去了。我怕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我想起一周前那个从我身体上碾过的庞然大物……我不由得打个冷战。
妈妈埋下头,轻轻说:别怕,带你去北京,找全国最好的医院……
啊,北京!没想到我竟以这样方式来到了我从小就梦想的北京。



我躺在北京三○一医院“骨一科”的病床上,眼睛通过窗户只能看到一小块蓝天,一想到这是北京的蓝天,心就像积满了的水潭不停地有东西朝外漾。
我已经顺利地度过了48小时的特护,也就是说脱离了生命第一危险期,如果伤口不恶化,我才能真正脱离危险。我看到母亲忧郁的眼中燃着希望的火苗,忽闪忽闪地在跳动。
医院里只让留一个人陪护。姐姐、姐夫、弟弟轮班来看我。虽然,我还不能正常进食,但柜子里吃的东西已经装满了。
我有力气说话的时候,就劝他们到街上转转,回来给我讲讲北京的见闻。可谁也没有给我讲过。
教授医生每天都来看看我,他看我的样子很和蔼。他总是在我身边多停那么一会儿,千叮咛万嘱咐地向主管医生说,一定要每天换一次药。说不清为什么,我喜欢他的眼神。
我记得,我醒来后第一次见到教授医生来查房,那是个周三。他走过来摸摸我的头,那一瞬间,我就记住了他的眼神。
主管我的医生说,老师,开始吗?
教授医生说:噢,开始吧。他的话是回答主管医生的,而眼睛一直在看着我,并冲我笑笑。
医生打开一本铁皮夹子翻开里面的病历,说,病人二十岁,被十三吨重的载货卡车从小腹部碾过。一星期内处于昏迷状态。经地方医院救治,仍不能排除生命危险。患者入院时伤口创面较大,盆骨粉碎性骨折,估计腰椎神经,坐骨神经,马尾神经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今天是患者术后第八天。目前状况良好,已经没有渗血现象……
教授严肃地询问了配药情况,治疗情况,看眼神他好像很满意。但是,等医生们刚到走廊,他猛地停住了脚步,说,回去把病历好好看一下。我们的诊断就不能出现估计、大概、好像这样的似是而非的字,医学是严谨的,丝毫都不能马虎。
十五天以后,我终于可以吃一些流食了。母亲煮了鸡汤一小口一小口喂我。就在那天,教授医生兴冲冲地走进我的病房说,小鬼,你的福分不浅呢!阎王不要你。你已经闯过鬼门关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