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为我焊接生命


□ 彤 红



我不知道这是去哪里。只能从声音里听出救护车在疾驰。
但我太想知道太想知道救护车要把我拉向哪里了。可是,我不能问,妈妈守在我的身边,一直摸着我的头,拉着我的手,我一想张嘴,她就紧握一下我的手,示意我不要说话。车里静静的,静得让我仿佛听得见我的伤口慢慢渗血的声音。
时时有车从相反的方向迎面而来,那声音由远而近,发出一阵让人心惊的呼啸,渐又远去了。我怕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我想起一周前那个从我身体上碾过的庞然大物……我不由得打个冷战。
妈妈埋下头,轻轻说:别怕,带你去北京,找全国最好的医院……
啊,北京!没想到我竟以这样方式来到了我从小就梦想的北京。



我躺在北京三○一医院“骨一科”的病床上,眼睛通过窗户只能看到一小块蓝天,一想到这是北京的蓝天,心就像积满了的水潭不停地有东西朝外漾。
我已经顺利地度过了48小时的特护,也就是说脱离了生命第一危险期,如果伤口不恶化,我才能真正脱离危险。我看到母亲忧郁的眼中燃着希望的火苗,忽闪忽闪地在跳动。
医院里只让留一个人陪护。姐姐、姐夫、弟弟轮班来看我。虽然,我还不能正常进食,但柜子里吃的东西已经装满了。
我有力气说话的时候,就劝他们到街上转转,回来给我讲讲北京的见闻。可谁也没有给我讲过。
教授医生每天都来看看我,他看我的样子很和蔼。他总是在我身边多停那么一会儿,千叮咛万嘱咐地向主管医生说,一定要每天换一次药。说不清为什么,我喜欢他的眼神。
我记得,我醒来后第一次见到教授医生来查房,那是个周三。他走过来摸摸我的头,那一瞬间,我就记住了他的眼神。
主管我的医生说,老师,开始吗?
教授医生说:噢,开始吧。他的话是回答主管医生的,而眼睛一直在看着我,并冲我笑笑。
医生打开一本铁皮夹子翻开里面的病历,说,病人二十岁,被十三吨重的载货卡车从小腹部碾过。一星期内处于昏迷状态。经地方医院救治,仍不能排除生命危险。患者入院时伤口创面较大,盆骨粉碎性骨折,估计腰椎神经,坐骨神经,马尾神经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今天是患者术后第八天。目前状况良好,已经没有渗血现象……
教授严肃地询问了配药情况,治疗情况,看眼神他好像很满意。但是,等医生们刚到走廊,他猛地停住了脚步,说,回去把病历好好看一下。我们的诊断就不能出现估计、大概、好像这样的似是而非的字,医学是严谨的,丝毫都不能马虎。
十五天以后,我终于可以吃一些流食了。母亲煮了鸡汤一小口一小口喂我。就在那天,教授医生兴冲冲地走进我的病房说,小鬼,你的福分不浅呢!阎王不要你。你已经闯过鬼门关了。
母亲兴奋地扯住我的手,忽然又想起什么,松开手,转身朝着教授医生跪下,她要叩头感恩,感谢教授医生对她女儿的救命大恩。
教授医生赶紧把母亲搀扶起来,说,大妹子,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我们都是为人父母的人呵!母亲早已泪流满面。而教授医生的眼睛也潮湿得晶亮晶亮。



我虽然不能坐起来,但心已飞遍北京的大街小巷。每天我都捧着姐姐特别为我买的北京城市地图册,一遍遍地看。顺着五棵松-朝阳门-前门-北池子-天安门……常在护士送药的时候问上一句,我要是从这儿到天安门坐几路车呀?
护士很有耐心,她说,你只要……她在我的地图上比划出路线。即使下次送药的还是这位护士,你继续问她,上天坛怎么走?你只需……她仍帮我比划出路线图。
虽然,那时我非常痛苦,腰部以下已失去了知觉,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但是,北京城像一道光环以独有的魅力吸引着我。我要去看天安门,去天坛,去八达岭……这些愿望串联着我脆弱的生命细胞,使之变得异常坚强而有活力。
教授医生已好多天没来看我了。我想,一定是有更重要的病人在等着他治疗。
一天,教授医生终于又来到我的病床前,他用怜爱的目光看着我说,要做第二次手术了,怕吗?
这时我才明白,这些天来,教授一直在准备我的手术。我想了想说:不怕。只要您给我做手术,做多少次我都不怕。
小鬼,你就不怕我给你做坏?要是手术做完了你的胳膊也不能动了,那你怕不怕?
我嘴硬地说:不怕!因为,您不会做坏。您不忍心看着我躺在床上,不忍心看着我年纪轻轻就不能行走。
小鬼,我说的是真的。你有一个骨片刚好扎在腰椎的骨节上,一旦手术失败,你将终身都不能行动了。教授一脸的严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