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恋乡石


□ 陶拉(蒙古族) 哈斯格日乐(蒙古族)译

  ◎陶拉(蒙古族)

  ◎哈斯格日乐(蒙古族)译

  我有一个做工精致的小木箱,里面存放着很特别的小石人儿。每当放在手心中仔细看它,我都会想起我那快乐又不复返的童年。

  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光头和蹦布娃是我俩外号。我们家故宅的这一边是我们家,那一边是官布叔叔。光头是官布叔叔的独生子。光头就大我几个月,大概是因为在左邻右舍的一大帮孩子们中间属我们两个人年龄相仿,光头和我是小时候最要好的玩伴。

  懂事以后我才知道光头是个残疾孩子。他不会说话,但他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他只会说出我名字的第一个字母,管我叫蹦蹦。他经常把头发剃得发光,我妈非常稀罕他,就给他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光头。要说我呢,小时候的我非常调皮,又胖得像个小圆球,所以大家伙都叫我蹦布娃。

  我们两个经常跑到故宅院里一直玩到太阳公公走到山那边。有时候妈妈怕我们跑远,轻声哼着一首老歌“老哈河水潺又潺,岸边的骏马驮着缰,美丽的姑娘诺恩吉雅,出嫁到遥远的地方……”披着她那漂亮的长发,柳条筐里捡完牛粪往我们这里看上一眼再回去。“怒恩吉雅”是故乡民歌,传说中一个美丽的姑娘名字叫怒恩吉雅,她出嫁了遥远的家乡。民歌是真实故事,故人生活的写照,故人的故事成为民歌,流传在辽阔的草原千年万载。有一年春暖花开的一天,我蹦蹦跳跳到老地方时见光头早巳来到这里等我。他看见我便拿出一束红花帮我戴在头上,我打开了石头柜子,拿起了六角形的小镜子仔细打量,胖乎乎的脸蛋,褐色头发,头发上戴着彤红的花,真好看。当时我手舞足蹈起来,学着妈妈的样子坐到用石头摆的“沙发”上,喝起了瓷片“碗”里的“奶茶”。没过几分钟,在外头“干活”的光头放下手里的活儿蹦蹦跳跳向我跑来。不知情况的我迎上去投过好奇的目光,这时候光头却把手藏到身后跟我提起了迷藏,示意我闭上眼睛,接着抓起我的手,我感觉有一个沉甸甸的东西落到手里。我睁开眼睛一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那是个非常可爱的小石人儿。圆圆的脑袋、一双大大的眼睛、胖嘟嘟的小手和小脚、那眉毛和小嘴巴、还有那小耳朵就像个弥勒佛在朝我呵呵笑呢!

  哦!我记起来了。妈妈经常惦记一个小石人儿,说那个小石人儿是外公送给妈妈的嫁妆。我妈妈就带着那个小石人儿跟着我爸爸从遥远的地方来到了这里。再后来由于搬家,那个小石人儿就不小心弄丢了……

  这是我妈妈的东西……

  听我这么一说,光头便牵着我的手往我家里跑。

  孩子们,跑慢点。小心摔着。有玩具忘在家里了吗?正在牛圈里忙活的妈妈迎上来问我们。光头从我手里接过小石人儿递给妈妈。妈妈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失声问起我们在哪里找到的?性子急的我抢在光头前面冲妈妈喊道:是在故宅那里找到的。

  到底是颗恋乡石啊!原来它是眷恋它的热土而留在那里。妈妈说的话让我们听不懂。看着我们不说话,妈妈轻轻抚摸着我们的头给我俩讲起了一个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