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赝品(短篇小说)


□ 付芳

  

  付 芳

  1

  我认识苏丽珍的时候,她还年轻,三十岁不到,就二十八九岁吧。这个年纪对未婚女人来说,是一个尴尬的年纪。正是花开好时,却时时被即将凋谢的危机感催促着。何况是在十多年前,男男女女大多早婚,快三十了还没谈恋爱的女人,难免会引起身边人的种种议论和猜测。我也是在这些断断续续七零八落的议论中晓得她的故事的。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在城区某派出所实习。带我的警长姓吴,是所里的老民警。吴警长在那个片区工作了十多年,和谁都熟,走到哪里,都有人跟他打招呼。我实习期间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跟着他走街串巷,上门摸排了解民情。我随身带着本工作日记,他问的事,我都认真记下来。对刚刚走出校门的我来说,生活就像打开了一个万花筒。

  我们管的片区叫十八渡,是沿河边上的老城区,热闹得很。听名字就知道了,十八渡,据说当年有十八条渡船同时在码头上往来运货,那样的场面,想象一下,也觉得很有气势。十八渡有家规模蛮大的国营瓷厂,在市里都是小有名气的。瓷业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支柱,为片区做好服务,瓷厂自然是我们去得最多的地方了。别的民警去瓷厂只能到保卫科联系工作,我们却可以直接到车间里去。

  瓷厂的工人大多是住在我们片区的,家里的子女高中毕业了,也安排进厂,子承父业,跟着做学徒工。瓷厂的工种很多,像配釉、成型、烧窑等等,但女工一般都做一些贴花、描线之类的活,不繁重,也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包装工在这些工种里面不算太差的,如果别的女人做,我倒不惊讶。可是,在包装车间见到苏丽珍,我觉得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格格不入。

  当然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踮着脚,很费力地把一盒包装好的瓷器摞在货架顶上。虽然穿着蓝布的工作服,但照旧掩藏不了她高挑玲珑的体态,侧过头来时,五官也是精致的,皮肤白皙,丹凤眼,翘鼻梁,唇红齿白,看着特别舒服。车间里乱糟糟闹哄哄的,几个大姐大婶正大声地和装卸工说着半荤不素的笑话。只有她,干干净净,安安静静,就像是一只迷了路的小鹿。我都很想过去帮她一把了。

  中午,我们在厂里的食堂吃工作餐。我和厂办的几位阿姨坐在一起,忍不住打听她的事。

  我说,那个包装车间的女工,长得蛮好看的……

  怕她们听不明白,正想着要怎么形容,就听见会计王阿姨冷冷地“哼”一声。王阿姨说,这个苏丽珍,还真是个狐媚精,连派出所新来的小姑娘都喜欢她。

  我忙解释说,我不是喜欢,我只是觉得她蛮特别的。

  王阿姨抢白我,那不‘就是喜欢,你怎么不说我特别哩?

  王阿姨白白胖胖,鼓着一张脸,穿着一身大花的衣服,像个花皮球似的。我只好笑着说,你也蛮特别的。

  李阿姨对我说,你别理她,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王阿姨的火立即冲着李阿姨去了,我吃什么葡萄啊,说得我想占她便宜似的。

  李阿姨说,你是不想,你的崽想啊。

  我的崽那时候是吃了迷魂药,看了一眼就喜欢她,又不了解她。

  你不也是,还请了厂长去提亲哩。厂长把她叫到办公室,好认真地跟她说,哪晓得她一口就回绝了。

  那是她苏丽珍没福气。我的崽哪点不好,瓷局的干部,坐办公室的,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还配不上她!

  那倒是,那个贴花的小钱一跟你的崽谈恋爱,就调到厂里的广播站去当播音员了。

  我喜好八卦的小女人天性立即被调动起来了,赶紧追问,为什么呢?

  李阿姨促狭地望着我,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同意?

  不晓得,她说她不喜欢。

  我帮王阿姨分析说,现在都九十年代了,包办婚姻早就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你的崽还让组织出面,难怪人家不喜欢。

  那你小姑娘家说要怎么样?

  自由恋爱呀,展开浪漫的追求,送花,写情诗,花样多呢。

  那我们厂办的张秘书她怎么也不喜欢?他有文采啊,情书都写了几十封。

  李阿姨也跟着帮腔说,张秘书真是个好人,本本分分的,会过日子。那段时间天天守着她下班,又接又送的。

  后来怎么样?感动她了啵?

  她始终不冷不热的,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说先做普通朋友接触接触再看。人家张秘书家在乡下,老娘等着抱孙子,哪里经得起她这样拖。

分享:
 
更多关于“赝品(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