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等待第二个黎明


□ 北娃(蒙古族)

◎北娃(蒙古族)

第五个季节里的大地

丰收后荒凉的大地

沉睡于穿不透的黑夜里

田间遗落的稻穗,已被回家少妇

弯腰拾起

同坐炉前的古铜色脸

凝望着火堆里饱满而丰腴的甜芋

路已被门扇挡在屋外,我不知道

推倒多少个荒野才能拥有一方绿地

忘掉多少个酷热才能拥有一杯清水

请告诉我,寒冬里的大地

解剖多少个成粒的石头,才能拥有一丝柔情

如果还有一声气息,请再次告诉我

我需要多少个世纪的等待

你才能揭开你的沉默

吐露你的脚已伸到哪里

我多想亲吻你的额头

多想微笑着从你眼前走过

大地,我的苍茫大地,告诉我

今夜的缄默是否依旧继续?

等待第二个黎明

昨天,或者更久的昨天的昨天

我曾走过那片露珠闪烁的草坡

怀着穿透千山的呼喊

守着抚平万浪的缄默

我知道,这些凝固的思念与悲伤

它们从遥远而又最近的地方来

昨天,或者永恒的昨天的昨天

我像一个牧人

告别马桩的那一刻,便不敢回眸

尾随而来的马蹄声

嘚嘚地钻入云层,从此

羔羊温润的呼吸不再有灰尘的味道

昨天,或者消失的昨天的昨天

我是一只受驯的野鹿

徘徊在我的世界里,寻找着一道缝隙

穿过去,穿过去

我不知道要告别什么,但知道告别已来临

燃烧吧吧,水滴

一匹老马站在夕阳下

凝视着它的黄昏

黄昏来自遥远的天边

穿过它身躯,变成黑影驶向远方

在这片火色草地上,我是一股暖风

吹出老马悲伤的泪水

它久久地立在那里,我知道它在等它的主人

它的眼珠是永恒不灭的火,在那里燃烧着

燃烧来自它胸中的山脉

来自它嘶鸣中的原野

昨夜的马蹄声,已还给前夜

此刻,告别老马脚下的金莲,我呜咽着飘去

带走一些枯草和几根断了的鬃毛

如果有明早,雨和我会同时来到它身边

切切凄凄地打湿它拖地的马鬃

而当我爬到山坡,再一次回首凝望它的时候

我看见,草丛里缀满了千千万万颗水珠

如同万万千千轮夕阳在滚动

老马,我用我的旋转,告诉你

我的离去不代表离弃

老马,我对你,以及对这片草地呼喊

燃烧吧,燃烧吧

我的千万颗雨滴

沿着路边走向远方

箭头从心田里驶出

载着我每一滴血,驶向遥远的朝阳

道路是一条干枯的河

岸边的野草早已白了头

五彩缤纷的大路上从未有过深沉的回眸

也从未有过,一声亘古的叹息

我要寻找那石柱上的划痕

寻找那原野里的一个夜晚

我还要一匹奔向天堂的野马

传递来自大地的一株马蔺草

花开千万朵的年代里

泥土从未抱怨过

走,远走,远远地走

驶向天边,不回头

迈天步

一张河流盈满了血的地图

载着我弥漫牛粪味道的草地

大地从未如此地缄默过

让我缓缓地深呼吸深呼吸中

嗅出童年的原野

寻找游子的故乡风

总会穿越万千个陌生的山脉

告别大地的夕阳 也会痴迷

星光灿烂的夜晚

伸展双臂的年代够不着

脚底踩过的土地

我远眺我远走我期待

给我一个彻底的粉碎

让我不再漂泊

添埋夜晚

今夜给我一本读懂的书

让我在静谧中悄然打开

纵然传说埋入荒冢牧歌遗失天外

阿妈额头上的一颗启明星

还会幽幽而来

躲人指尖下的黑影里

看着死神划过夜空揪走歌唱的幽灵

我还是相信

阿爸一声声呼啸中野草追溯马群而去

跪拜河床的石头

从未有过湿透的沐浴

载满雁歌的一片片树叶

从未有过翠绿的曙色

我在宁静里呼喊 呼喊

故乡的风他乡的山

以及远方的云

不再是匆匆过客

  责任编辑 哈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等待第二个黎明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