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堡


□ 徐 岩


城堡说白了就是那么几座三层的砖瓦结构的楼房,楼的顶端有些异样。
在乡下,一般来说是看不到这样的建筑的,好好的一座楼,偏偏粉了红漆,而且是那种猪血一般颜色的漆,叫你怎么看都不协调;并且在房顶上的四个角落处,各砌起来一个尖尖的耳房,都是帽子状,又刷了黄粉,跟楼的主体漆的红色相比,都是极其鲜艳的色彩。从远了看吧,有些像中世纪欧洲的教堂,从近了看就像是一座破败了的宫殿,因为那些油漆毕竟都已经斑驳了。
城堡建在南湾镇的郊外,靠近诺敏河的一个山坡上,据说是从大城市来的一个药材商投资兴建的。清亮亮的诺敏河从城堡的侧面绕过去,贴着山根向下游去了,河水的流速不快,缓缓的,像唱着歌一样的安宁。
城堡的另外三面就是无际的青禾了,有绿油油的玉米,有结了穗穗的高粱,还有矮一些的黄豆丛,微风吹过,满鼻子的清新。
站在城堡里面,从每一个窗口看出去,你的感觉就是世外桃园般的享受啊。比如那些一望无际的青禾,比如那条银带子般的河流,再比如更远处稍稍有些模糊的泥草房,谁看了后都会知道,那错落有致的村庄,竟是相当的古朴。
那些个房间的窗户都镶了大块的玻璃,镜子一般的清晰。
可是来这里度假休闲者,却没有人会站在窗子前欣赏外面的景色,他们会忙着打牌,忙着在餐厅里品尝一道又一道的野味,闹哄哄的直到黄昏来临,才拖着疲倦的身体回房间睡觉,等待他们的也许会有比白天更加有趣的活动。
可每天来城堡的男人也并不是全都如此,也有悠闲的,晚饭后会提了钓竿,出城堡,穿过那些绿油油的青禾,到河边上去垂钓。此时,坐在河边,夏天的燥热会立刻退去,代之而来的就是河水的清凉与黄昏的宁静了。你看那满河的金色,波光粼粼,垂钓人完全被融进了这幅自然而又清纯的乡村风景画中了。坐在垂钓人身边的女孩,即便她平时多么爱说爱笑,此时也会跟着安静下来。或抱腮沉思,或嘴里含一根草茎,看着远处的河面不语。
乔四的大名叫乔世泽,是城堡附近陈家窝棚村的农民,因一条腿曾患过轻微的小儿麻痹症,三十六岁了也没娶到婆娘。城堡快建完的时候他闲着没事,整天都来瞧热闹,就被那个药材商发现了。药材商手下的人往外轰赶他的时候,他嘴里一边骂着什么,一边跳过一条泥沟跑出去挺远,然后又站住了看,还挺横的样子。那药材商看他腿脚挺利索,又有些愣头愣脑,就叫住了他。待问清楚了他的情况之后,那药材商就问他要不要在他这里找一份工作。乔四听后愣着说,找不着的,平时家里人下田伺弄禾苗都不用他的,嫌他使不上力气。那药材商就笑着说,在我这儿找工作不用使多少力气,只要你认真就行。乔四就来了兴趣,问是啥子工作?那药材商说给我这娱乐城看大门,我每月管你吃住,还外带着给你点零花钱。乔四一听乐了,说中。俩人就将这事说下了。这之后的一个多月,也就是城堡的收尾工程里,乔四就忙在工地了,踮着条不算利落的腿帮着搬砖扛木头的,像是帮他堂兄盖房子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