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内蒙古行记


□ 阮殿文

  作者简介:阮殿文,回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七十年代出生于云南鲁甸湾湾田,作品散见于《散文》《民族文学》《中国作家》等刊物。散文《父亲挑书》、《没有故乡的人是不幸的》、《乌兰巴统大草原上的九匹马》等,被一些省份选人中、高考语文试卷题,并被选人数十种课外教材。出版有诗集《我的另一个母亲》(1999)和散文集《像大地一样》(2010)等。现旅居北京。

  ◎阮殿文(回族)

  在内蒙古吃荠面汤

  在我的故乡云南,荞面汤的前身叫养子,分甜荞和苦荞,均出产于高寒山区。顾名思义,甜荞味平和,偏甜,但不腻;苦荞味苦,但回过味来,微甜,奇香无比,且让人有绕梁三日之感。两种养有个共同特点:饱肚,耐饿,口感清凉、柔滑,有清凉、去火、清洁肠胃之功效;煮荞面汤的水还可清除油污、锈渍等。荞面可以做出很多种吃食,就我知道的而言,就有可用来蒸吃的养疙瘩、荞馒头、养糕、荞包子,可用来煮吃的疙瘩汤、面汤,可煎也可炸的荞粑粑,等等。其中面汤——全名荞面汤——是我最喜爱的吃法。

  荞面汤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滇东北,据我的记忆,还是用手搓,手艺高的人,可以在两个手掌间同时搓三根,而且可以搓得和现在的方便面一样细,我母亲就是其中一位,虽然,她最多能同时搓两根。由于我们住在坝区,种不出养子,家里要吃得去桃源街买来荞子,然后去磨坊磨成面,才能用来搓面汤,所以,那时候能吃上一顿荞面汤,对我来说就是打一次牙祭。拌荞面汤吃的汤料,是用于辣椒拌着牛干巴丝和刚出坛的新鲜酸菜一炒一煨而成,掺人点酸汤味道更佳;佐料则由油辣子、切碎的小细葱、剁成末的大蒜以及酱油、醋组成,这样,吃一顿荞面汤,酸甜苦辣都尝遍,让你想从哪方面回味都可以,想从哪方面找感觉都可以。

  后来,磨坊里有了可以把荞面制成面条的机器,就很少有人家再自己搓着吃了,但味道总是没有手工的纯正,那股甜味,那股苦味,那股能在苦中咀嚼出的甜和香,经机器一碾、一磨,再加上在空气中长时间的发酵、挥发,全不在了,吃起来,再吃不出荞面本身的味道,有的只是那些配料的味道。幸好,在诸如桃源街一类的乡街子上,还能吃到手工的养面汤,所以,在鲁甸生活的那段时间,我经常会邀约上几个朋友,专门跑到乡街子上,蹲在嘈杂的街道一边,嗦噜嗦噜地享受上一顿。再后来,到了昆明,再到了北京,要吃上一顿养面汤,哪怕是机制的,都很难了。所以,我经常会在和家人坐在一起时,突然冒出一句:“哎哟,想吃荞面汤了!”这像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句话,经常会把家人弄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才好。

  这次前往内蒙古,说出来恐怕不会有人相信,我竟然在出发的头天晚上做了个这样的梦:我终于回到鲁甸,马上就约了几个朋友去找卖手搓荞面汤的摊子,结果找遍了鲁甸县城都没找到。后来一伙人又来到昭通著名的馋嘴街,可找了半天,直到最后找遍了整个昭通城,还是没有卖手搓养面汤的,那个失望啊,可想而知。在前往赤峰的车上,我对他们说了这个梦,同样来自昭通、故乡情结很重的老虎兄一家,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