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志清的B班生涯


□ 叶 子

  年届四十的夏志清坐在教师办公室里,看着风哗哗翻动着书页。他喜欢风。风畅快自由,风无所牵挂,风来无影去无踪,对任何人都无所交代,谁都能感受到,却谁也不能去把握它。夏志清想,我要是时时刻刻生活在风中就好了。或者,我变成一阵风就好了。或者,别人也是一阵风就好了。所有人都风一样地消失就好了。这时,风掀动着他的一角黑发,露出底下的片片白发,只不过他自己看不见罢了。
  夏志清是一名中学教师。一直以来,他无法为自己的职业道德打分。应该说,他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他既不像别的男同事那样急着往上爬混个校长主任之类的位置,也不像别的男同事那样在外兼课,或者卖保险炒股票做个小生意什么的,这一切副业他都没有。他的生活很简单:教书和读书。但他从内心里讨厌教师这个僵硬呆板的职业,有的话从他口中流泄出来的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他的教学成绩不好不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被慢慢固定在B班的教学位置上,所谓B班的含义相对于A班可想而知,只不过是玩词语的游戏,把“差”字转化为“B”字罢了。A班的教学位置被那些中心人物抢走了,而夏志清是一个远离校长、远离教务主任、自我放逐的边缘人物,他既没有逛校长办公室的习惯,聚餐时也不会在酒桌上奋不顾身地大杯大杯地替校长喝酒,因为他从来都是找一张校长不在席的酒桌就座。久而久之,他就变成一颗钉在B班的钉子拔不起来了。还好,这几年教B班没出什么乱子,今年开学初宣布教学任务的时候,教务主任笑着拍了拍夏志清的肩膀:“志清啊,你这几年带B班带得不错,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今年你就当初三B班的班主任吧,学校信任你。”
  哪个教师教B班,几乎就等于被贴上了不会教书的标签,就变成了B老师,B老师教B班,很配。夏志清深深懂得这些B班学生的自卑心理,自从被分到B班以来,很多人都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在熬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最后一年时光。夏志清在心里呻吟:“别再分他妈的A、B班了!”可这种A、B制在本校中一直没有改变,好像分A、B班天经地义一样,就好像自古以来人要分三五九等。确实,分A、B有利于分层次教学,特别是有利于那些学习尖子,这种做法容易出成绩,但付出的是砍掉一部分学生的代价,这部分学生就像被上帝放弃的羔羊。
  如果说教B班这种屈辱的分配就像被打了一耳光的话,那么,夏志清已经被打了六个耳光了。每被打一次耳光,他就要沉默一分。
  望着教务主任那张双层下巴一抖一抖的笑脸,夏志清愤怒得想一拳将那张笑脸打得满地找牙。但他忍住了,嗯了一声作为回答。说心里话,他真不想带B班,太累了,这几年虽然好不容易太太平平过来了,但一些外地学校的新闻不断传人他的耳朵,他听说,有的中学学校男女生公然在教室里接吻,总算他的班级里还未出现过这样的新新人类。也有听说在学校厕所里发现死孩子的,一时间那所学校风起云涌,成为了新闻话题的中心。至于到派出所领打架的学生,那也是屡见不鲜的事。他真的很想向学校要求让他上上A班的课。可他永远学不会那一套,拎着两盒烟,趁着夜色的掩护摸进学校领导的家里,他确实学不来。俗话说,会叫的孩子有奶吃,像他这类不会叫的,就只能充当软柿子的角色让人捏来捏去了。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捏扁捏烂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