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老的北大荒


□ 李 林

  尽管知青返城已成往事,但北大荒有说不尽的知青故事。北大荒的精神残疾知青,这个独特群体中的独特群落,这个精神残疾的弱势群体,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依然有着与众不同的人生命运。他们有痛苦的过去,却迎来了幸福安详的今天,来自五洲四海的善良的人们在关怀着他们。一群部分或完全丧失生活能力的可怜人,终于得到了人间的真情,其间的故事令人动容。本期推出的报告文学《不老的北大荒》,以作者的亲身见闻,带您进入北大荒精神残疾知青非同寻常的生活世界。
  
  引子
  2010年早春,我到了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一座现代化大楼前,反复端详大楼顶端那十一个苍劲的大字——农垦北大荒知青安养中心。
  楼前的广场大院寂寥空旷,没有熙攘的人群,没有喧嚣的声浪,偶尔有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人,迈着轻盈而职业化的步伐,进进出出。
  在大楼里面采访了四天,又到下面几个农场采访了数日后,我才知道,这座大楼静谧安详的背后,蕴藏着众多千奇百怪、惊心动魄、震撼人心的故事。这些故事犹似突如其来的浪涛,有时会让你猝不及防,有时会使你无言以对。
  住在里面的,是一群永远走不出北大荒的人。他们是一群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群体,在特殊条件下,遭遇了特殊的命运转换。他们的痴态憨相,诡怪言行,让你欲哭无泪,欲笑无声。而这里的人间真情,无私关爱,又令人赞叹不已,永志难忘。
  这是一座盛满丰富人生与坎坷命运的大厦。
  这是一座悲怆与喜悦并存的大厦。
  127名散落在北大荒的精神残疾知青,在病房和康复大厅里,向你诉说和展示凄美的人生传奇。
  
  上篇:断裂的人生
  
  当年的狂热与激情,挫折与悲戚,爱情与浪漫,犹如凋落的枯叶,深埋在北大荒地下。往昔的记忆,早已锈迹斑斑、支离破碎。
  我们书写的,只能是断裂的人生。
  
  一走不出去的南横林子
  护士长把阿利领到我的面前,他个头不高,圆圆的脑袋,圆鼓鼓的后脑勺,嘴角紧紧地抿着,走路的步子碎碎糙糙的,再一细看,他那灰惨惨的脸色和无神的眼睛,还有那呆滞而迟缓的动作,我的心便倏地沉了一下。我把身子尽量探向他说;咱俩聊聊?他机械地、听话地点了一下头,嘴里含混地说了句:好。
  真得感谢852农场的民政干部李建东,他给我找到了一份宝贵的资料。那是阿利申请到北大荒的历史记载。表格上填写道——姓名:阿利,性别:男,出生年月:1942年6月,政治面貌:(空白);原毕业学校: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三年级(退学)。在学生态度栏,阿利写道:自愿去北大荒参加祖国建设,把在党培育下学到的文化知识带到农业前线,虽然现在不能在学校继续学习,而我要到劳动中去锻炼。更重要的是去改造思想,把自己锻炼成又红又专的劳动者,不愧为一个工人的儿子,我决心把自己献给农业现代化,把一切献给党。在家长意见栏里,阿利写道:因时间仓促,来不及征求家长意见,一切由党决定。在学校审批栏里,校方写道:神经衰弱,但可以劳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