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汪迷苏北的幸福告白



  苏北是个幸福的人。他的幸福源于一个人对他“温暖而无边无际的包围”。这个人就是汪曾祺。苏北是一个地道的“汪迷”,对汪曾祺贴心贴肺的理解、热爱。他不止一次地游走于汪曾祺的故乡高邮一带,并以笔名“苏北”行世;不间断地读其作品不说,曾手抄汪曾祺的文章四大本子;买他见到的任何版本的汪曾祺的书,并把书影制成照片,夹在一个大影集里,向同道展示;在汪曾祺去世十二年后,他又出了一本书《一汪情深——回忆汪曾祺先生》,将他多年来对汪曾祺的追随、理解、叹赏写进书中。用苏北自己的话说,是汪迷中“最认真、最持久、最痴迷的一个”。
  汪曾祺在《对读者的感谢》一文中曾提及收到一个书不像书、包装得很整齐严实的邮包,里面是四个大笔记本,是天长县的一个文学青年把他的部分小说用钢笔抄了一遍,并在行边用红笔加了圈点,在页边加了批。这个用功至此的青年便是苏北。其时苏北26岁,是个漂在北京的文学青年。不唯此,四个纪录本的牛皮纸封面上还工工整整地写着“汪之一”到“汪之四”的字样。大概汪曾祺收到苏北的“特殊礼物”没过几个月,苏北就成了汪府的常客,同汪先生喝过酒,吃过汪先生亲手做的菜,给汪先生跑腿送过稿子——并别有用心地留下原稿,送出去的是复印件,看到过汪先生“凝神”时刻、“蹙眉”之处,得到过汪先生的批评与鼓励,汪曾祺的一些有情趣、见格调的瞬间都给他细心、敏锐地捕捉到了。谁能有他这样的福气呢?他喜欢汪先生的人与文,生活中追随他,精神上皈依他,并浸润其中,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一汪情深》中的文字便是苏北对汪曾祺其人其文的品读,带着浓浓的个人色彩。
  那四个誊抄着密密麻麻文字、带着体温与热情的笔记本,在汪曾祺去世十多年后,他的女儿汪朝女士又寄给了苏北。苏北说他已经为这四个笔记本找到了归宿——高邮汪曾祺纪念馆,并说这四个本子是“一个曾经的文学青年对汪先生崇敬的最好的写照”。其实这本《一汪情深》又何尝不是他对汪先生崇敬的写照呢?里面写尽了苏北对汪曾祺的痴迷以及汪曾祺对其精神、人格、写作等无处不在的渗透与影响。读此书,也有一种被温情打湿的感觉,心头有股甜蜜的味道,想必是“这传达着生命的温度”也让我感觉到了?
  记得刚刚收到此书时,苏北老师肯定地说,文字是好的。我却傻傻地回复说设计得很精美,文字尚未读,没有发言权。待到我一口气读完,方体会出苏北老师的自信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并通过短信向他表达了这种感觉。苏北老师又接着说铁凝称赞此书,陈子善也向他要书,吓了我一跳,心想不再敢胡言乱语了……这是怎样一本书呢?不是“评”,也不是“论”,而是感悟式的,片断式的,零散的,不太成系统,却时不时有灵光闪现;不厚重,不学术,却言为心声,情深意长。
  苏北这样描述他读汪文的感觉,“他那些通俗明白的文字,仿佛有鬼,有风,有雨,有音乐,有风俗,有气息。就是这么出神入化。令我辈呆望出神,品咂之余,扼腕叹息。”可以想象他是怎样的沉迷其中,如痴如醉,如梦如醒。我特别欣赏苏北对汪文的解读,他不是那种学院式的评价,而是完全沉浸于其中的感悟,是第一感觉,是由衷的喜爱。他对《荷花》及《下大雨》等文的解读堪称绝妙,他对汪文的飘逸、灵动、纯美的把握是具体而微的、可感的,能让人觉得出他阅读过程中思维及情感的流动,绝非人云亦云!其实能写、写好不易,需要功力与天分,能读、会读同样也需要见地。正如有的人写一辈子也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有的人貌似读书,实则食而不知其味,读并且能读出滋味靠的是“慧心”“慧眼”。苏北有“慧眼”,汪文的神韵被他发现,并且发自内心的激赏叹服。苏北认为,中国的文字不是随便码的,码不好,就是一堆死字。而汪曾祺的文字码得好,出神入化,呼风唤雨,是灵,是透,是美。他说自己是被汪曾祺的文字击中,还说撞上了汪先生的文字,是他的造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