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号照旧


□ 刘殿堂

  期中考试今天进行。
  班上每考一次都要排一次名。由电脑从高到低往下排,差半分,排在人后。所以,这样的考试,大家的重视程度不亚于高考。
  8点30分,监考老师放人进入考场。
  今天的监考老师也来了个大换班,我们班的老师到其他班去监考,来我们班监考的这位老师,原来是12班班主任韩老师,管学生一个字,狠!同学生们都叫他“寒(心寒啊)老师”。
  我们手里拿着笔和一些准许带进考场的文具,从“寒老师”鹰隼般的目光下鱼贯进入教室。
  开考5分钟倒计时。
  教室里六十几双恐慌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寒老师”的一举一动。这个时候用“目不转睛”这个词来形容,最合适。
  “有手机的同学,把手机放到讲台上。用纸片写上自己的名字。”“寒老师”的一句话,无情地打破了考场的肃静。
  我觉得“寒老师”这句话应该这样说:带手机的同学,写上自己的名字,放到讲台上。一想,不对,名字不能写在手机上,还是他说得对。考前紧张,尽是些胡思乱想。
  我赶快用纸片写上名字,把手机送到讲台上。有些好笑,不就是怕人作弊吗?把手机放到讲台,就没人作弊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想作弊的人,照样有的是办法。
  5分钟倒计时完毕。
  发试卷。
  试卷一到手,六十几支笔,就跟小鸡啄米似的,嘀嘀笃笃一片。听起来,这种声音很奇妙,像是很近,就在身边。又像很遥远,如大草原上奔腾的马群。还有点像无数个跳动的音符,磅礴万千!一会推向高峰,一会跌向低谷。听这种声音,对我们来说,是幸福的,又是恐惧的。
  卷面上会做的题,很快做完了。不会做的题,犹如一条条死蛇,躺着不动,既可怕又无奈。我跟同桌邢军,被无情地拆开了,他坐到前二排边上,我坐倒数第一排。两人坐一起的话,还能悄悄地互通有无。唉!隔桌如隔山哪!远水救不了近火!
  其实,考试时,有许多同学喜欢坐后排,远离监考老师贼亮贼亮的目光,相对有一点自由空间。好在我和邢军提前留了一小手:用脚尖轻轻敲几下地砖,或将钢笔套放在桌上某一个位置,都有一定含义。再就是干咳,也是有所指的。像扔纸球,传纸片什么的,这些明显的小动作,在“寒老师”的眼皮底下,根本不能玩。
  第6题太拿捏不定了!我足足对它看了20分钟,还是举棋不定。
  ABCD到底选择哪一个呢?错一道,就要被扣5分,5分要压下多少人哪!不行,问问邢军。我悄悄对“寒老师”看了一眼,他正背朝我,向讲台踱去,我抓住机会,脚尖轻轻在地砖上点了6下。
  邢军心有灵犀,知道是第6题,马上在地砖上点了4下。
  我眼睛一亮:他说D是正确的吗?我又反复将第4句念了几遍,觉得有些不对,但又不知到底哪儿不对,只好听他的,将D写进了括号。
  三磨蹭两磨蹭,90分钟就过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