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澄心浩然苏子瞻


□ 王 芸

  王 芸
  湖北省作协会员。一百余万字散文、小说散见于《小说选刊》《人民文学》《中华散文》《青年文学》《美文》《散文》《散文海外版》等,及被收入《21世纪散文年选·2001散文》《2005年中国精短美文100篇》等选本,并入选“中国散文排行榜”。出版有散文集《经历着异常美丽》《接近风的深情表达》。现居湖北荆州。曾在《海燕·都市美文》发表散文《深埋》等。
  
  一个人与一地的缘分,是否命定?公元一〇八〇年,字子瞻的男子,来到黄州。在这里,他将用三年时间完成一个生命姿态——放下。放下长袍,放下冠带,放下经世儒学,放下尘间恩怨,做一个物我胞与、贴近泥土和山水的人。
  放进时间长卷,三年不过天地的一呼一吸。落实在一介生命内部,却是艰难磨折。眼观万物,最难是观心。万事举起易,放下却难。偏偏,子瞻来到黄州的命途,是放下。
  黄州,传说中,吹送过一阵经典东风,燃起过一场经典战火的地方,而今,又将承接一个男子外在与内在的磨折。流淌的江,赤红的石,如云的帆,充当了这一幕的稳定背景。
  那夜,子瞻与友泛舟赤壁下。江流、月光,如梦浮载。白雾深处,传来空明击弦声,伴以低幽歌吟。天地似无限扩展,心魂一缕浮荡,渺如轻蝇,微如沙尘,引动一腔虚无感喟。朋友握箫,悲声起,惊动如烟故事。邻船一颗敏感的妇人心,竟至抽噎出声……
  那一幕,在一幅字间隐现。字,出自千年前子瞻笔端,带着他的气息在世间流转。公元二〇〇八年,初秋,我用目光细细触摸,字字骨肉匀停,端然纸上,似有风的清凉,徐徐拂面。
  此时的子瞻,似已然放下,看天地万物,目光不再私有。达观于中。透彻于中。
  三年身心锤炼。映于文字,繁缛铅华洗尽,如有月光垂照,浑朴纯然。落于日常,子瞻脱去官衙腐气,芒鞋在脚,竹杖在手,一袭蓑衣,在名黄泥坂的小路上自在来去。
  黄泥坂,细瘦如肠,漫起嶙峋筋骨,磕脚,磨心。来去间,子瞻完成人生最艰难的转折。
  从来,平淡趋向繁华,易;繁华归于平淡,难。黄州,不是子瞻的终点,也非底端,却是从最高点直坠而下。一颗心,在胸腔中振荡,比身体承受更剧烈的颠簸。黄州不动声色,以日常安然的贫瘠承接,以东坡上规矩的收成喂哺,以流动的江、凝定的山抚慰。
  日日,子瞻起卧于农舍雪堂,江从眼底淌过,带走泡沫浮渣。一颗心,渐安于胸腔,舒缓有力地跳动。只剩澄明。
  史载: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一〇七九年),苏轼罹“乌台诗案”,后责授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文。其间作《赤壁怀古》《前后赤壁赋》《记承天寺夜游》。宋神宗元丰七年(公元一〇八四年),苏轼离开黄州,奉诏赴汝州就任。旅途劳顿,幼儿不幸夭折。
  三万棵松,像否三万颗眼泪,悬垂天地间。公元一〇六五年,它们被子瞻种满一片山坡,山坡下埋有一个名王弗的女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