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旱天雷


□ 王天宝

  雨天惊雷常见,而旱天雷难得有。你听见过旱天雷吗?在那似雨非雨、似晴非晴的日子里,从云层中传出一阵阵低沉的隆隆声,由远而近,突然炸响,一声声劈雷在空中徘徊着,雷声过后却不见有雨点落下。听雷的人还在惊愕着,或许阳光又出来,天就放晴了。
  我虽经历过无数雨天惊雷,但是听旱天雷响,却记得仅有那么几次。回想起来,总感觉那低沉轰鸣的雷声,就像那威武雄浑的军号激荡在心。
  你见过男人哭吗?尤其是阳刚铁骨的军中男子汉流泪?或许你不曾见过。军中男儿泪,恰似旱天雷,一旦遇见便是久久难忘。
  2003年,SARS瘟疫在极短时间内迅猛地席卷了神州大地。有太多的感染病人急待救治。仓促间,医院被封控,病房被隔离,呼啸穿梭的救护车,带着防护口罩的行人……军队的医务人员如临没有硝烟的战场。当医务人员群体中开始有人被感染时,抢救病人就意味着自己也可能病倒,巨大的心理压力笼罩在所有参战的医生护士们心头。“防护服护目镜”们整日神色凝重,依旧步履匆匆……没有人退缩。
  有这样一对夫妻,医科大学同窗五载,又一起入伍成为军医,他们携手度过了那么多日日夜夜,又共同走上这没有硝烟的战场。在抗击“非典”的临床一线,他们继续憧憬着两个人长长的未来。但是,身为呼吸内科军医的妻子终究没能躲过被感染“非典”的噩运,倒在被封控的隔离病房里。医院特许丈夫陪在她身边,既是医生又是亲人,既是战友又是陪护。原部队又专门增派一名军医陪着,以便随时和病房外联络。
  持续的高烧,艰难的喘息,闪烁的监护仪器,面罩给氧的呼吸机……一天天的揪心,一夜夜的煎熬,一切的努力都是在与病魔抗争,与死神赛跑……
  后半夜,静静的病区走廊里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大声呼叫,接着是一阵阵低沉的呜咽声。渐渐地,那声音越来越响,粗重、沙哑直至号啕,撕心裂肺,没有停息。
  呼吸机面罩下的那张脸苍白而平静……妻子“走”了,带着她的无奈、眷恋、热爱和向往,永远地“走”了,一去不回头。
  丈夫扯下了隔离口罩,痛哭着,昏天黑地地号啕着,眼泪湿透了防护服。陪伴的军医扶持着他,自己同样是泪流满面,两个大男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瘫坐在病区走廊的地板上。夜深人静,格外悲怆的哀声大恸,远远地回荡在寂静的黑暗中。那粗重的声息是丈夫对爱妻远去的呼唤,是从此阴阳两隔的绝望,痛彻心肺,无以表达……天亮后,在隔离病区的晨间交班会上,老主任、男军医、女护士,所有的人都在流泪。消息传到夫妻俩所在部队,战友们闻讯,人人震惊。
  如今,抗击“非典”已经过去整整7年了,每当想起深夜里那经久不息的哭声,低沉而又沙哑,我的心就会猛地被揪起来。男儿大哭必定有彻骨的痛楚!笔者也是见惯了生死离别的医生,但是时隔7年,仍然难忘氧气面罩下那张苍白平静的脸。她是同事,也是战友,曾经是那么熟悉,“走”的那一刻却又感觉陌生。最难忘是夜深人静时黑暗中的号啕,每每想起那哭声,就从骨子里感到震撼,越发觉得自己肩上救死扶伤的责任有千斤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