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扬鞭天涯草原梦


□ 张 妍

  像海一样起伏的草,一片绿色的汪洋,雪白的羊群是翻卷的浪花。
  ——那是一个梦,一个风吹草低的梦,一个草原的梦。
  梦醒时分,望见了天边火似的云霞,霞光下错落起伏的黑影是阴山山脉。前方。一条宽阔的大道笔直地通向天边。路的尽头,金星伴月缓缓而出。举目四望,苍茫夜沉,暮色四合。
  草的天堂,似乎就在远方。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在去往昭君陵路上,这首诗在我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我现在,就在她的面前——青冢,依大青山,傍黄河水,青草延绵,四季常驻。时间,在这里悄悄隐退。
  东汉,一个战火连绵的时代。
  她,一个生长在巴山楚水地区的山中女子,因为历史的戏弄,来到了人们的视线之中。一千九百多年来,她的故事引起多少人的怜惜和共鸣,甚至连杜甫都说,昭君是带着怨恨离去的。
  怨?怨汉元帝么?怨他有眼无珠么?还是怨那个叫做毛延寿的画师恶意作祟?但我更愿相信,昭君心中装的是黎民百姓
  我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力量使昭君最终鼓起勇气踏上北去的路。人们都说生长于大江大河边上的人有一种“大江气质”,或许就是这在昭君脑海中奔腾的长江吧,那滚滚不息的东逝江水给了她前进的力量。她听到了百姓诚挚的祈求,她看到了亲人殷切的期望,她从未感到肩上的责任是如此重大。
  就这样,昭君别长安、出潼关、渡黄河、过雁门,去了草原,永别了生她养她的家乡。从此,她的生命便深深扎根于塞北的这片土地。
  但我也分明看到了月光下昭君被泪水模糊面庞,她怀抱琵琶,依依不舍。“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道里悠长。乌呼哀哉,忧心恻伤。”每年看不见遍地油菜花盛开,看见的仅仅是黄沙荡荡、成群牛羊,她对故乡的思恋只能化作一个个音符镶嵌在声贯古今的琵琶曲中,纷飞在胡地漫天的大风雪中。
  然而,昭君亦是幸福的。
  因为出塞,她离开了瑟瑟深宫,离开了那一个可能囚禁她一生的地方。当马蹄踏出长安城的一刹那,昭君灵魂中不羁的一面便展开了宽大的双翼,将它放飞在蓝天碧草中。
  “单于喜,封王昭君‘宁胡阏氏’……”
  她用她的温柔恬静安抚了曾暴躁一时的草原,她用她博爱的胸怀抚平民众饱经战乱后的伤口。她传播汉习,教那里的人民耕田、织布,中原的文明滋润了塞北广阔的土地。她骑马,射箭,衣胡服,接受匈俗,俨然一位“亲民阏氏”,昭君亦是学会了她在汉宫中不可能掌握的本领。
  白云悠悠,天穹之下,草原在昭君的温柔中一天天恢复往日的生机。
  一身归朔漠,数代靖兵戎;
  若以功名论,几与卫霍同。
  110年,汉匈和平,人们记住她的名字,王嫱,王昭君——响彻千古。
  站在青冢的昭君像前,我的目光与她相遇,顿时感受到一股穿越时空、直射人心的力量。它,是一个交汇点,古代与现代,战争与和平,短暂与永恒,美丽与蛮荒。我想,怕是杜甫们多情了吧,他们怜惜只身出塞的少女,他们看到了远嫁他乡的不易,然而,他们却忘记了昭君内心深处那份最执著、坚定的选择。也许昭君的生命是短暂的,但她亘古不变的微笑永恒在这里,她将美丽与和平播洒在了人们的心田。
  永垂不朽,是多少王侯将相所追求却没有得到的东西,就这样轻轻落在了昭君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玉簪上。
  离去草原的时间还有一天,我决定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到这座从未谋面的城市走走。
  这儿的房屋整齐却略显陈旧,街道宽阔却略微冷清。几乎与其他北方城市无异。心中不免有点失望。
  天色渐渐暗下来,一排排路灯被点亮。这时候,黄昏开始显出它独特的魅力。
  走在橘黄的路灯下,身边的人们说笑走过。抬起头。凝视那一列列小砖房,油烟味不断飘出,心中莫明升起一种温柔的亲切感——锅铲的声音此时竟是如此的悦耳。这也是一种收获吧:收获一份温馨,一种淳朴的无忧无虑。
  我笑了。为这短暂的快乐。渐凉的风拂过耳边,深吸一口带着煤味儿空气,双手插进口袋,我大步向前走去。
  越过绵亘塞外的大青山,一望无际的草原终于到了。
  从地平线的远处.六十匹马组成的马队飞驰而来,旌旗飘扬,蒙古族姑娘捧上了洁白的哈达和醇厚的美酒,好客的蒙古人以最隆重的礼节迎接远方的客人。
  我举目四望,想找到心中幻想了无数次的碧蓝透明的天空、成群的牛羊和那展开宽大的双翼、无声滑过天空的雄鹰,还有那蓝天下悠扬的歌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