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上的世界


□ 王晓梦

●王晓梦

  在当下这个商业气息喧嚣的时代,当文学及越来越多的作家藉于传媒的力量深入商业时代的时候,肖勤以自己对社会、对人生、对生活的独特感受,静静凝望着她的大娄山脉,在那一方远离了都市的灯红酒绿远离了商业繁华的“云上的世界”里,为我们呈现了一段颇为宁静、纯粹的文学人生。

  一

  小说的写作总是离不开生活。尽管,我们时常会把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作为评论小说或作家的常用话语,可借助手小说作品,我们其实更知道,生活本身远比小说作品所想象的生活还要丰富、深沉。肖勤是一个基层乡镇干部,长年的乡村工作经验,使她能真正深入生活并在生活的体验之上建构她的文学世界。她向读者传递着她的个人化和日常化的生活感受,她向我们捧出大山深处与云雾融为一体的生活点滴,让居于那些生活里的人生和命运一次次感动、触动我们在物欲世界里日益坚硬的内心。在她凝望的大山深处,有着让我们牵怀的小等(《暖》),有着让我们怜惜的荞麦(《云上》),有着让我们心痛的花红(《好花红》)。她的乡村,和乡土中国的其它村落一样,有着最为朴实的生活姿态和存在状态,却又由于一个古老民族的遗风而显得别具情状,那些古老的民族文化使这里的乡村有了边地的色彩,比如关于丹砂的记忆(《丹砂的记忆》),比如各种香的制作(《返魂香》)。但是,肖勤的乡村,却又因一如云上世界般的梦幻有了些许边缘的意味,被现代化的进程拉远了距离,它的生存状态总是那样让她心生痛楚,那缓慢行进的日子,那在日光流年里老去的生活,那在艰苦与坚韧里度日的人们,都会让她在心里划上深深的印记:“乡村成了一个只能自己珍爱自己、自己心痛自己的世界。但更多时候,乡村连自己心痛自己的力气也没有了,因为城市抽走了它们的肋骨——那些壮年的男人和女人,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孤独中无力地彼此支撑、无助地彼此温暖。”(《在乡村写作》)

  于是,在肖勤的文学世界里,对生活真实感受的执着表达也就汇聚成了一条人生的感受之流,使她的小说写作一直交织着生活的体验性品质。体验,正是小说内在意义生成的必由之途;同时,体验也带领读者走入小说的审美空间,去感受、体验作者所体验的生活。所以,肖勤的大娄山深处,那一片云上的世界,让我们心生眷恋,让我们和她一起注视她仡佬族乡亲们坚韧的生活姿态,感同身受于新时代下大山深处的乡村的孤独与寂静,乡村里留守的老人与孩子的无助无力,乡村里人生命运的无常与悲苦。

  肖勤倾心于她的乡村,但她不只是流连于她所感受、体验的乡村生活,也不流于对她的乡村族胞生活的社会学意义的介入,而是致力于她所亲历的生活的艺术体认与转化,寻找着她所置身其中的社会的多样审美体验。她毕竟还有一个政治身份,作为一个基层的乡干部,对于基层官场的政治生态自然也有着深刻的感受与体验。无疑,基层官场人的生活也就构成了她小说审美空间的另一个区域。在《长城那个长》、《返魂香》、《少一截》等作品里,肖勤把日常工作生活的当下性转化为审美体验中的人生感受,虽然这是一个异于她的乡村她的族胞而显得有些疏离的世界,它暗示着一种别样的生活方式、人生姿态、人际关系和价值系统,但是不管是老季、马骏还是朱大顺,他们所面对的人生困顿却总是让我们和作者一样能体验、感受到人生和生活的多样、复杂乃至茫然、困惑,让我们感受到了她小说世界中生活意义的多向度、多层次的开放性。

  二

  从阅读层面而言,小说世界所呈现的感受的深刻性使我们作为读者感应了作者所要呈现的深层次的生活意义,感受到了纷繁生活中那永恒的内涵。肖勤在她的小说世界中直面生存的艰辛和苦难,但决不放弃人性的向善意愿:透过生活的纷纭繁杂,她把道德律看作是在写作中坚持最根本的立场。在这一立场之下,她把自己的自由情感和正义精神在文学之间尽情抒写,并由之通向美善之境,带给读者内心的澄明。

  的确,从生活现实看,乡村的人和事、生活和人生命运使得每一个有着乡村经历的人都无法用一个公认的准则来判断:那么我们所能够真切感受的,也唯有乡村的基本伦理。肖勤总是立足于现实生活的基本伦理之中,不断彰显着人们向善的本真灵魂。在《暖》中,留守女孩小等面对生活的重压,尤其是面对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的奶奶整夜闹鬼一般的恐惧,陷入了绝望无助的境地。但是,无论是村主任周好土,还是村小学的残疾老师庆生,都以特殊的方式默默地呵护着她在凄苦的生活中日益弱不禁风的心灵,让无助的女孩感受着温暖,领悟到爱与关怀。《霜晨月》里的村长庄三伯为了给村里人修渠引水而使得妻子早逝,多少年来,儿子阿哑坚决不肯饶恕父亲,并誓死守护母亲的坟墓不予动迁,导致村道的修筑计划始终无法实施。然而,随着庄三伯渐渐病重,人们终于发现,他对妻子的负疚,对儿子阿哑的爱和保护,对自己作为村长的责任的承担,从来就没有中断。他像一座缄默的大山,用一生的无私之爱,呵护着这片山村也用一生的善良和牵挂,唤醒了阿哑和村民的灵魂。《好花红》里的花红和苦根,父辈们的恩怨情仇给他们带来了太多太深的内心伤痛,却依然恪守对爱情的承诺。即使历经革命风雨,他们一个沦为土匪,一个变成革命战士,但是他们却以自己的方式生活,在任何个人都无法左右的曲折历史中,达成了他们的内心正义。而在《我叫玛丽莲》这个独特题材的小说中,大山里的女孩孟梅以柔弱之身担负起家里的困顿,来城里最终沦人风尘,却也始终有着善良的本真心灵。在梦飞翔旋转的彩灯下,玛丽莲和七姐互相温暖着,并期望对方早日回到幸福的光明里:即使注定要沉入梦魇黑暗的世界,高尚也用清亮的眼睛关注并保护着玛丽莲,因为在他的心中,玛丽莲背后的那个被他叫做“梅梅”的女孩始终清纯地站在他心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云上的世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