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买房


□ 夏 敏

   眼前是一间三十平方的旧宿舍装饰成的新房,显然主人刚刚精心的布置过,雪白的墙壁、洁净的地面、崭新的床柜和沙发,甚至在墙角隔出了一间约3个平方的卫生间。但是,劣质的乳胶漆和地板砖、并不高档的家具,难以掩住这间有着三十年历史旧房子的残旧与寒酸。
  这些直把老秦看得两眼冒火,气得浑身发抖。在这尴尬的气氛中,出现了片刻的沉寂。猛然,老秦转过身,狠狠地抡了秦小娟一个巴掌,气急败坏地说:“这就叫有房子!这就叫房子?”
  这一下可大大地出人意料,米福和大儿子米文几乎同时抢上去,拦在老秦和秦小娟的中间。米福息事宁人地说:“这怎么就不是房子了,你不也在这里住过的?有话好好说嘛。”
  老秦只管盯着秦小娟,命令说:“走!跟我回去!”
  秦小娟错愕之中,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捂住脸哭了。
  米福继续好脾气地解释说:“老秦你别这样,我们家是不会让孩子受委屈的。我们确实买了新房,就是房子现在还没有做好,是期房。”
  老秦气呼呼地说:“那就等新房到手了再结婚!”
  米福说:“这……”
  老秦说:“小娟!走!”
  秦小娟只是捂着脸哭,不说话。老秦就伸手来拽,米福和大儿子米文就出手来拦,不免就拉扯了起来,老秦被米家父子不软不硬地阻碍了,更加怒火中烧,边奋力出手边破口大骂。
  米文就很有些生气了,提高了声音,说:“我们倒是很想等新房,可她肚子里的孩子等不得了!”
  秦小娟“哇”地放声哭了出来。
  老秦一下子就被哽住了,他看着进了城但在他眼里依然这么土气的米家父子,看着自己梨花带雨般的女儿,痛心疾首,过了半天才指着秦小娟说:“你、你、你,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赔钱货啊!”
  米文和秦小娟的婚礼在2000年3月8日那天举行了。婚礼还是很热闹的,一共十一桌喜酒。米福把机床厂金工车间上上下下的领导和同事都请到了,他本来想自己已经退了休,不好意思叫大家花钱,犹犹豫豫中;还是把请柬都发出去了。他从参加工作到今天三十多年,给人红白喜事送了不少礼,叫人给自己送礼的机会还是头一次,请客多少总能够赚点钱,家里经济不是正紧张着吗?
  家里经济紧张,是因为买了房子。米福住了一辈子的单身宿舍,深受没有房子的痛苦,三个儿子都是大龄单身,都等着房子结婚呢。可是房改了,福利房没有了,米福一家人盼了几十年的分房梦也就破灭了。所以,当有一天,大街上那些散发广告的人把“幸福家园”宣传单发到米福手上的时候,他动了心。买房是一件大事,他想了许久,犹豫了许久,买与不买权衡了许久,最后想,还是应该买。
  米福把三个儿子叫到一起,开家庭会议。可一说到要买房,三个儿子脸上就一起现出了难色。米福指着眼前这间宿舍房,二十个平方米左右的空间被塞得满满的,斑驳的墙面和地面,破旧的门窗和家具、破旧的双人床和高低床,乱七八糟的厨房用品和被烟火熏黑的角落,它就是米福一家五口人的“家”。米福说:“难道你们还能在这里住一辈子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