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品本体的崇拜


□ 张隆溪

  论英美新批评
  
  《旧约·传道书》里说:“太阳下面没有什么新东西”,这说得太绝对,也太消极,因为新与旧相反而又互为依存,这话等于说:“太阳下面也没有什么旧东西。”不过,我们看到“新批评”这名称的时候,却不免想起《传道书》里的那句话。
  当然,新批评也有名副其实的时候,那是在六十年代以前。要明白这派批评的特点,它当时新在哪里,就有必要作一番简略的回顾和比较。
  
  一、从作者到作品
  
  法国历史家泰纳以写《英国文学史》而著名,在这本书的导言里,他提出文学的产生决定于时代、种族、环境三种要素的理论。泰纳把文学作品视为文献,比成化石,然后写道:“这贝壳化石下面曾是一个活动物,这文献后面也曾是一个活人。若非为重现那活动物,你何必研究贝壳呢?你研究文献也同样只是为认识那活的人。”①这段话颇能显出十九世纪传统批评的特色,这种实证主义理论把文学当成历史文献,研究文学的目的几乎全是为认识过去时代的历史,或认识体现了时代精神的作者本人。浪漫主义的表现论既然把文学视为作者思想感情的流露,了解作者身世和性情就成为理解作品的前提。于是在十九世纪后半,历史的和传记的批评占居主导,作者生平及其社会背景成为文学研究的中心,作品好象只是一些路标,指引批评家们到那中心去。
  可是,文学毕竟不是历史,而且自亚理士多德以来,许许多多的理论家都认为文学高于历史。如果文学作品只是为研究历史提供线索的文献,它还有什么独特的审美价值,又怎么可能高于历史呢?如果对作品的了解必须以对作者个人身世际遇的了解为前提,以作者的本来意图为准绳,文学还有什么普遍意义,又何需批评家为每一代新的读者阐释作品的意义?对实证主义和表现理论提出的许多疑问,在二十世纪初开始促成传统批评的瓦解。在美学和文艺批评的领域,柏格森、克罗齐等哲学家取代了实证主义的影响,在创作实践里,现代派取代了已经失去生命力的末流的浪漫派,不同于十九世纪传统的新的批评潮流迅速发展起来,在英美,这种潮流就叫做“新批评”。
  新批评得名于兰索姆一本书的标题,在这本书里他讨论了I.A.理查兹和T.S.艾略特等人的批评理论,认为“新批评几乎可以说是由理查兹开始的”。②理查兹从语义研究出发,把语言的使用分为“科学性的”和“情感性的”,前者的功用是指事称物,传达真实信息,说的话可以和客观事实一一对应,后者的功用是激发人的情感和想象,说的话并不一定和客观事实完全对应;前者是真实的陈述,是科学的真,后者是所谓“伪陈述”(pseudo-statement),是艺术的真。艺术的真实不等于客观事实,理查兹举狄福的小说《鲁滨逊飘流记》为例。狄福的小说以水手塞尔凯克的真实经历为蓝本,但“《鲁滨逊飘流记》的‘真实’只是我们读到的情节合乎情理,从叙述故事的效果说来易于被人接受,而不是这些情节都符合亚历山大·塞尔凯克或别的什么人的实际经历”。③理查兹着眼于文学作品在读者心理上产生的效果,认为一部作品只要总的效果是统一的,前后连贯,具有“内在的必然性”(internalnecessity),使读者觉得合情合理,就具有艺术的“真实”。因此,文学作品只要统一连贯,符合本身的逻辑,就形成一个独立自主的世界,不必仰仗历史或科学来取得存在的理由。诗的真实不同于历史或科学的真实,这本不是什么深奥的道理和了不起的新发现。但是,对于在文学研究中模仿和搬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视作品为文献的泰纳式历史主义,这却无异于釜底抽薪,具有振聋发聩、令人耳目一新的作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