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妯娌


□ 马 竹

  一
  
  每到十月,有些外出打工的只要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不管远近,都会急匆匆回到豁湖秋收。对那些种田为主的农民来说,收割就是指望。豁湖有户人家姓纪,纪家大房的二儿子名叫旺林,是同辈当中唯一在家种田的。正好是国庆节长假,在外的纪家兄弟中要是有人回来了,旺林和他的媳妇桃子一起张罗着接请兄弟妯娌。今年二叔家的旺兴和艳艳远道从福建回家来,桃子和旺林商量要搞隆重一些后,还决定顺便也把堂叔家的旺祥哥和翠翠请了。于是纪家不分嫡亲叔伯,除了三妈是长辈,同辈们相聚在旺林桃子家,吃饭玩耍得很快活。尤其桃子,乐得笑呵呵的。
  谁曾料到笑呵呵的相聚,会生出意外是非?
  桃子最想请的人,一是二叔家的媳妇艳艳,二是远方同宗的嫂子翠翠。桃子一直都在用心这种和睦,想让妯娌间多些交流少些隔阂。二十多年前在桃子嫁到豁湖后,发现纪家老一辈兄弟妯娌之间矛盾太大,动不动闹得头破血流上吊喝药,于是就想,最起码我自己要做到和妯娌亲热。俗话说家和万事兴,桃子的想法也对,只要女人不多事,家屋就多了一些平安的因素。纪家长房三个儿子中,老大旺天和老三旺水分别在省城和县城工作,他们平常都很少回家,只是逢年过节回来相聚几天,桃子和大嫂子三弟媳她们,相处十分融洽。在二叔家的独苗儿子旺兴结婚后,桃子非常用心和周艳艳相处,对她好言好语,对她百般照顾。两年来谁都看在眼里,艳艳心里也清楚二嫂待她很好。
  不过桃子有时候也想不通,为什么艳艳总是那样冷漠?
  旺林是在娶了桃子以后慢慢习惯不跟她争辩的,他敦厚一些,并不是心里没事,而是犯不着跟一个要强的女人争吵。家里的事情,先开始都是父亲说了算。父亲去世以后,换成老大旺天决断。就是年龄最小的老三旺水,有时候回家来,看着不对劲的事情也要把旺林教训一番,更不提争强好胜的桃子了,旺林觉得她就是一个固执己见的女人。旺林说过:即便是亲兄弟有血缘关系,各人还有各人的算盘,你们妯娌间个个都是外姓,能相处融洽?桃子满脸都是斗志,说:事在人为啊,我们家三兄弟三妯娌,不是一直亲亲热热吗?旺林鼻孔里哼一声,说:那不是你桃子的功劳,那是大哥厉害!桃子盯着旺林说:在家种田,就我和艳艳是最亲的妯娌,我跟她处好,你觉得很难吗?
  难与不难,旺林心想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
  早饭后摆了一桌麻将,时间一晃就到了下午。男人们都是早饭后各忙各的事去,女人当中三妈、翠翠、桃子和艳艳四个人就留在桃子家打麻将。大概两点钟吧,三妈接到三叔的电话,他叫她赶紧骑车到汈西帮忙驮鱼。三妈不能迟疑,起身解释说:“这几天猪肉价钱贵,家家户户割谷请客都在买鱼吃,我们的鱼生意最近很不错。我不想拆散你们的摊子,要不你们三个斗地主吧,我顶多一个小时就回来了。”三妈临走还特意对艳艳和翠翠说:“等我们都忙完收割,艳艳和翠翠在走以前,我接你们一餐。”桃子、艳艳和翠翠都起身,目送三妈离开。桃子说:“老辈当中,只有三妈跟我们玩得来。”
  桃子起身时想过,就这样散场好不好?
  翠翠不想就这样回家。“玩得不尽兴,”翠翠说:“我不喜欢斗地主。桃子,你去把腊香婶娘喊来凑个角吧?”艳艳一听当即眉头一皱。桃子注意到艳艳这个细节,桃子知道艳艳不喜欢她家隔壁的那个腊香婶娘,说:“斗几盘地主算了,三妈骑车快,要不了一个小时就回来了……”翠翠说:“腊香开钱爽快,哪个不喜欢跟她打牌?牌打得臭,钱开得快。”桃子点头附和说:“她两个姑娘都在外头挣钱,家里楼房盖了,又没儿子,不娶媳妇,都说腊香留着那些钱做什么哟?吃了喝了,花了算了。”翠翠说:“就是就是,我要有她那个条件,家里买台自动麻将机,天天喊人打,死在麻将桌上也划得来。”桃子其实注意到艳艳了,一直保持着沉默,有点坐立不安,想起身离开。但这是在二嫂家里,何况两个嫂子正在商量接下来怎么玩,艳艳只有听话的份。
  桃子实在有一点疏忽,怎么就没有想到问问艳艳的想法?
  腊香不管是什么场合,有叫必到,有请快到。开头几圈还在说笑,很快有了输赢后都闷声打牌,气氛紧张。桃子和艳艳不输不赢,只有翠翠硬像割荷包的,把腊香口袋里的钱都赢出来了。腊香婶娘是她们的长辈,可以听成她是说笑,也可以听成她是抱怨:“好啊你们三个骚婆娘,是不是商量好了一起割我的荷包啊?”艳艳眉头又是一皱,她感到是非来了。但是翠翠和桃子是不会在乎腊香的,尤其桃子,觉得自己很清楚腊香的性格,所以涌出笑脸看着腊香说:“婶娘噢,我接你来前说得清楚啊,我说,我们纪家三妯娌打牌,三差一,你婶娘愿不愿意凑个角?你说,打麻将靠火嘛,火气好的话门板挡不住啊。哟,你现在输了,就怪我们三妯娌联合搞你的鬼?”说完放声笑。腊香脸上有点尴尬。
  翠翠比腊香小不了几岁,虽然晚一个辈分,但说话不分长幼,顶她:“婶娘你刚才骂人干什么?婆娘就婆娘,还骚婆娘,在豁湖你还能找出哪个有你骚的?”这话可以是玩笑,说也可以不是玩笑,因为腊香年轻的时候跟她男人的大哥有过一腿,这事众人皆知。人就是这样,一旦落下把柄,随时都会被人揭短。腊香此刻还没有心情跟翠翠打嘴仗,毕竟输了几百元钱,她还想扳本呢。可是就在这时,坐在翠翠上手的艳艳打出了一个三万,翠翠倒牌,和了一个万字清一色,还是硬的,没有癞子。腊香恼了,当即把麻将一推:“不打了!还说没搞假,明晓得翠翠在打万字清一色,艳艳还打个三万出来!金三银七撒,有了这个三万,就是不和万字清一色,别的牌照样好和!”说着起身,很生气的样子。艳艳觉得冤枉,赌气把自己面前的麻将牌全部推倒。桃子看了看,说:“婶娘你看清楚,艳艳满手牌里就这个孤三万,不挂不靠拿在手里有么用?”翠翠说:“婶娘今天不爽,我不该叫桃子喊你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