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只愤世嫉俗的猫


□ 胡念邦

  我曾经先后养过两只猫,是在我上中学和其后的一段时间里。后来它们都死掉了。前一只的死,我没有见到。它在春天的晚上,听到异性充满了渴望与哀伤的呼唤,从后凉台爬上后院的楼梯平台,窜进大杂院的黑暗之中,直到天亮,才疲惫不堪地回来,吃完食,倒头就睡。有一天,它再也没有回来。它一定是死了,不死的话,它肯定是要回来的。这是一只很漂亮的猫,黄色,下巴和尾巴尖处各有一黑点。
  另一只猫,是在我面前死去的。它脊背破了,暗红的血不断地渗出来,粘住一大片毛。它趴在凉台冰冷的地上,抽搐,呕吐,看样子是内脏被打伤了。它用生命最后的力量爬回来,是要在家里死去。在冬天早晨冷淡的阳光里,它无望地看着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在这样的季节里,它跑出去不应该是去约会,它跑出去做了什么被人打成这个样子?我把它埋掉,心想,一辈子也不会养猫了。
  
  猫再一次来到了我的生活里,是40年之后了。这是游荡在我住所北面山崖下的几只野猫。严格地说,不能算是野猫。开始的那3只,来的时候大概只有两个月大,是它们的妈妈领它们来的。几天以后,猫妈妈不见了,只剩下了小猫。3只小猫形影不离,相依相伴,从不离开这个地方。
  不久,又有5只小猫出现在山崖底下,它们的出生地就是山崖顶上那棵桃树下的一片茂密草丛。这样,最多的时候,就有八九只猫。我每天都喂它们,邻居也喂,剩菜剩饭,却都是美味。有吃住的地方,就是家的所在。这是不会错的。它们定居在自己的老家,不去流浪闯荡。白天,在山崖下的花木之中转悠;晚间,就在草丛里睡觉。它们食无忧,寝有所,皮毛柔滑,姿态悠闲,即便没有被豢养,也自我修养成了家猫的举止神情,没有一点野性。偶尔会闯进一只野猫,可能不适应这里的和谐气氛,转一圈就走了。野猫的目光永远阴沉、犀利、警觉,而这些小猫,目光温顺,柔弱,谄媚,与家猫相比,除了缺少那种自信自重的神态外,好像也没有别的不同。直到有一天,一只家猫的到来,让我发现,它们和家猫应该有着很大的不同,是本质性的,人无法体察,而真正的家猫肯定能感觉得到。
  这显然是一只被刚刚抛弃的家猫,是一只大猫,虎皮花,长相一般,颈项上系着一根五彩丝线。它一看见人来,就急忙靠上前去,蹲伏在人的脚下,期望得到抚摩。然而,它决不与那些小猫为伍,先前那两个家庭的小猫被母亲抛弃之后早已成为亲密的一家了,它们一见面很亲热,先用头相互顶,再用身子相互蹭,然后,嘴碰着嘴嗅一会儿,像是在用气息传递某种信号。
  这只家猫丝毫没有与它们进行身份认同的意向,它总是离它们远远的,表现出一种天生的疏离。有时,小猫想跟它示好,用头来拱它,它身子向上一挺,猛地就是一爪子。我将盛满了食物的塑料盘放在石阶上,只有它自个时,会埋头猛吃,一旦有小猫跑过来,它便龇牙咧嘴,怒吼着,用爪子连续去拍打对方,吓得小猫不敢上前。对这种强势霸道行径,我常会喝它一声:上一边去!就这一声,再好的饭食,它也不吃了,气赳赳转过身,慢慢踱到不远的地方停下,满脸鄙夷地看着扑在盘子上的小猫。有时它会很快爬上山崖,头也不回,很长时间不露面。如果先有小猫在那里吃食,哪怕只有一只,它也不过去;小猫吃完都离开了,它也决不去吃剩下的。这只曾经与人一起享受过生活的猫,好像在有意表明自己的高贵身份,对它来说,混迹于这些猫中间,大概是一种奇耻大辱吧。可它是怎样辨析出这些小猫是野猫的呢?我不得不给它分餐,拨出一些,让它独自享用。看来它很愿意这样,每次都在旁边等着。有一次,在它单独吃的时候,我故意轻蔑地哼了一声,看它会怎样。不料,它竟不吃嗟来之食,掉头就走,叫也不回来,闷声趴在那里,摆出一副给我吃就吃,不给我吃拉倒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