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曼侬·莱斯戈》


□ 郭宏安

  任何一个社会都知道维护自己的声誉和体面,并不因其腐朽和堕落而任人评说;倘若一位作家胆敢把它的真实面貌写进小说,它就会立刻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对他大张挞伐。此类现象在文学史上并不鲜见。在法国,早在《包法利夫人》和《恶之花》受到第二帝国法庭的指控之前,甚至在伏尔泰和卢梭的著作被列为禁书之前,就有一部小说受到政府当局的谴责和查禁。这部小说就是普莱服神父的《曼侬·莱斯戈》(中译本作《曼依·雷斯戈》)。
  《曼侬·莱斯戈》原名《骑士德·格里厄和曼侬·莱斯戈的故事》,最初作为《一个贵人的回忆录》的第七卷于一七三一年在荷兰出版,过了无声无息的两年,方始在巴黎发行,当年即遭查禁,罪名是“除了让当权的人扮演了不相称的角色外,恶习和放荡也被描绘得不足以让人感到厌恶”,于是,格里厄骑士被称为“骗子”,曼侬·莱斯戈被称为“婊子”。实际上,法国的摄政时代(一七一五年——一七二三年,路易十五年幼,由奥尔良公爵摄政)是以腐败、奢侈、放荡著称于史籍的。整个社会,纲纪废弛,道德沦丧,骄奢淫佚,放荡不羁,达到了闻所未闻的程度。大吃大喝蔚为风气,秘密的赌场则无计其数,偷盗并非耻辱,欺诈亦可称荣耀,正如《波斯人信札》中所说:“在此地,公民们的收入,不依靠任何恒产,而全仗机敏和营谋。”淫风大炽,皮肉生意空前兴旺,许多贵妇也不耻于混迹在妓女队中。《曼侬·莱斯戈》这部小说真实地再现了这种社会氛围。格里厄骑士说过两句话,其一是:.“我劝他不必比许许多多的主教和别的那些神甫还要讲究廉耻。”其二是:“在我们这个世纪,有一个情妇,从不给人当作一件不名誉的事;正象赌博的时候运用一点儿小手法骗取钱财,也不能算作丢人的行为。”这绝不是捕风捉影的臆想,而是可以找出无数实例的影射。相形之下,格里厄骑士的诈骗和堕落,曼侬的虚荣和不忠,实在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然而,即便如此,这部小说仍不见容于那个社会的统治者们,因为他们从这种不道德的、腐化堕落的社会环境中看到了自己的真实、丑恶的形象,而他们却是象所有没落的统治者们一样,喜欢一面为盗为娼,一面进行道德说教的。
  格里厄骑士和曼侬·莱斯戈之间的感情纠葛是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历来是人言言殊,莫衷一是。有的人说,格里厄骑士所以“不顾一切地始终忠实于她”,是因为“他感到被这一切掩盖着的是她无可比拟的精神上的完美,是她对真正的爱情、对母性的憧憬”,而曼侬的“乖戾任性和喜怒无常”则是因为她“追求幸福,……追求被分割成一些片断分散在不同的男子……身上的肉体的、智力的和道德的完美无缺”。这种评价未免距离作品实际过于遥远了。
  实际上,小说中这一对青年男女的爱情是完全符合那个社会关于爱情的理想的。这是一种以满足感官享乐为基础的爱情,金钱是它赖以存在的生命线。在格里厄骑士,是因为曼依“生得妩媚动人”,偶然的邂逅,就使他“好象全身立刻燃烧着火一样,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为了得到她,他可以放弃自己的财产和名誉,可以去诈骗,甚至想去杀人放火,其直接的目的就是弄到钱供她挥霍。在曼侬,则是因为格里厄骑士“能够使她得到自由”,免进修道院,使“她的已经显露出来的对享乐的贪恋”不再受到压制。诚然,基于感官享乐的爱情也有其富有诗意的时刻,纯洁而浓烈的感情使性爱升华,然而在这里,格里厄骑士和曼侬却用金钱玷污了它。曼侬的快乐包括感情的满足和物质的享受,两者都是为了满足感官的需求,而且后者更甚于前者,因此,她在为了享乐而委身于任何一个有钱的老头儿时,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格里厄骑士和曼侬的爱情始终在离而复聚的轨道上滑行,离聚的关键就是骑士能否满足她对“享乐和消遣”的追求,其代价就是骑士的堕落。有人说,他们的爱情“摧毁了封建等级的铜墙铁壁”,这是皮相之谈。从表面上看,一个是贵族的骑士,一个是平民的少女,似乎是对等级观念的冲击,但实际上,威胁他们的爱情的从来也不是“封建宗法制度对追求个人幸福的青年男女们的迫害”,他们的悲惨结局也说明不了“封建等级制度的罪恶”。他们的敌人不是“封建等级制度的铜墙铁壁”,而是曼侬所不能忍受的“贫穷这两个字”。所以,格里厄骑士和曼侬·莱斯戈的爱情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美好的爱情,它散发着一股腐朽的、堕落的气味,是不配被称为“爱情悲剧”而得到我们的赞美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