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中


□ 刘 春


那年大四。我们到达山林,一条麻灰色大狗蹿过来,蛋形的脑袋无意中泄露了它的母狗身份。还有一条同色系的大狗像石狮一样在驿站门口蹲着,用眼睛直瞟我们。
接待站的老金同志把我们引进屋子,屋里张贴着年度报表、水文雨量等表格,以及各色的奖状,花花绿绿。我们把太阳帽摘了,放下沉重的背包,并四下张望。

这儿是深山区,尚能看见原生乔木,但也留下了人类采伐的痕迹,,骡子曾经背负着伐木工人一星期的口粮,跟随他们上山砍树。花朵的颜色有些单一,只有洋红色和粉色两种,在苍绿而连绵不绝的林中一闪而过,老李介绍说山上有几十种花呢,在我看来,它们长得都大同小异。野生的花朵最首要是解决生存问题。接待站迎面一大块山脊,露出羞红色的裸岩,像疤一样烙在山体上。
而近旁的小溪吐着白花花的泡沫,将落入水中的秽物卷至下游。
一群男生就站在溪水旁吸烟。同行中的女生需要上厕所的赶紧上简易厕所,上完的出来唧唧喳喳说话。山中清湿的空气真适合人舌,仿佛突然之间语言得到了净化。
然后我们就继续往山里走。汽车大约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碾过泥泞的土地,路过大坝,我们来到一个小到简直不能称之为村庄的小山村,它的大名叫“晚唐村”。晚唐村消瘦的模样真是名副其实。这个村子到处弥漫着水声,我们言谈举止中也夹杂着喧闹的泉水声,它们太不安静了。
晚唐村的孟村长是一位三十几岁的壮年男子,肉乎乎的脸庞,精明强干。他四周环绕着好几条狗,这儿狗聚成灾,绊人脚,他一说话,狗齐齐盯着我们看,但等我们一开口,所有的狗都不感兴趣地跑开了。一群奇特的畜生。
我们在一排原木建造的平房住下,那感觉有点像美国西部片。孟村长介绍说房子是村民们集资盖的,连人工带材料,用的还都是咱们村自己的,这样下来也花了2万抉钱。我觉得用不了那么许多,他们算钱的方法和我们城里人是有出入的,但2万块对于一个仙境中的小山村也够可以了。
大学四年,我们一直从书本上学习地理知识,这一次才真正走进大山,当面来听取它的教诲。学校里老师们总是说,大山是木智慧者,小山像一个爱抖小机灵的人。比做人,对它们未尝不是一种贬低。我们30多个学生分配在六间房里,女生人数少,7个,可是她们独占了两间。我住在挨过婚的最里间,过道黑漆漆,一条山狗透过十几米的黑暗隧道,用它晶亮的双眸凝视我。
下午2点多水汽返上来,顺着我们的腿温吞地爬上我们的身体直至眉梢,一路舟车劳顿,吃完午饭,我们全都累趴下了,呼呼大睡。等我们醒来,开始有饱满精力赞美大自然时,操田的山民们已经收拾犁具往家返了,牛和羊到了傍晚方向感很差,它们往往与人背道而驰,所以农人得常常吆喝着点它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