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到红色的起点


□ 傅柒生

中共一大会址自1952年建成开放以来,已累计接待了1000多万参观者,其中包括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万国际友人和游客,数字湟湟。这是一方闻名遐迩的红色圣地。我是从革命老区走出去又回到红色圣地从事文博和党史工作的,心里无形中就多了一种浓浓的红色情结。所以一到上海,我就自觉想起应该去瞻仰中共一大会址,而且还有一种兴奋感。
会址位于兴业路76号——当时称法租界望志路树德里106号,兴业路并不宽敞,似乎也不繁华,沿路栽满了梧桐,绿阴浓浓,显得很阴凉,也显得很静谧,在如今的上海是难寻的闹中取静的好路段。据考证,1860年前后,随着大批江浙移民涌入,上海开始出现一种外墙为欧式联排屋,内部保留天井、客堂、厢房的江南民居特色的建筑,其住宅大门选用花岗岩做门框,以黑色厚重木料做门扉,既坚固又显身份,颇得居民青睐,称之为“石库门”。之后几十年,中西合璧的石库门里弄曾多达9000多处,占旧上海市区全部住宅面积的60%以上,成为海派文化的精髓和上海历史的见证。中共一大会址是同盟会元老李书城——李汉俊哥哥的住宅,人称“李公馆”,李汉俊亦居住于此。这也是一处典型的石库门民居,有二层,用青砖和红砖交错砌墙,白粉勾缝,在拙朴庄重中显得几分明丽和可爱。花岗岩门框上方拱形矾红的雕花门楣很西化而且鲜艳,厚重的黑色木门装饰了两个金色铜环,映射出二十世纪初上海滩的排场还有西渐东来的洋味。梧桐树没有遮拦住的初夏阳光热烈地照耀过来,使得这座中西合璧既古典且洋气的老民居盎然富有生机。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开头写下的这句话在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大地灵验了:共产主义的幽灵,在中国徘徊。
1921年7月,上海之夏。石库门绕壁而行的藤蔓勾勒出季节的色彩,青红砖块交错的外墙映射着夏日的炎热。有那么十多个人从四面八方不辞辛苦陆续来到上海法租界望志路树德里106号,轻轻叩响了李公馆乌漆大门上的黄铜吊环。门随即打开了,他们便从矾红的雕花门楣下默默地走了进去。他们打开的是一扇普通石库门门扉?不!那是一扇厚重的历史大门,从此为被黑暗窒息的中国人带来了光明,开拓了一片新天地!
李公馆楼下客厅,那张长方大餐桌四周,坐满了15个人,其中还有两位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他们或从莫斯科、伊尔库茨克,或从中国的北方和中国的南方,或乘轮船,或坐火车,讲英语的,说俄语的,操带中国地方口音的普通话的,平生头一回当然也是唯一的一回聚集在一起,汇聚于中国第一大城市上海。历史铭记了他们的名字,只不过关于这些名字的出现和排位曾有过一波三折,在“文革”中往往以“毛泽东等”一语代替,后来改成“毛泽东、董必武等”,再后来,又改为“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何叔衡、王尽美、邓恩铭等”。如今,经过专家学者的调查研究和再三斟酌,历史的本来面目浮出了水面:上海李达和名副其实的“主人”李汉俊,北京张国焘、刘仁静,长沙毛泽东、何叔衡,武汉董必武、陈潭秋,济南王尽美、邓恩铭,广州陈公博、包惠僧,旅日的周佛海,那两位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都是来自共产国际的代表,荷兰人马林和俄国人尼柯尔斯基。为了召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各地的7个共产主义小组派出了12名代表出席,代表了当时全国53名共产党员。其实到达上海的有15人,除马林和尼柯尔斯基是共产国际的代表列席会议之外,包惠僧是受陈独秀派遣来参加会议的,历史的偶然应该成就他为中共一大的一名代表。所以,中共一大代表自然应该增长为13人。“13”,在西方人看来不吉利的数字却成了中国历史的成功数字,它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也让世界耳目一新。当时,中国共产党组织最核心和最杰出的领袖人物当然首推“南陈北李”,陈独秀时任广东政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正在筹备办学,李大钊除任北京大学教授、图书馆主任外,还兼任北京国立大专院校教职员代表联席会议主席。他们都因为事务繁忙而与中共一大擦肩而过,尽管如此,陈独秀还是在中共一大上毫无争议地被推上中共中央局书记的领导位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谁曾那么高瞻远瞩地乐观地预料到,八十五载春华秋实弹指一挥间,如今在他们身后的追随者已达7500万人,这组数字彰显的是多么浩浩荡荡的一支革命洪流啊?!
1921年7月23日晚八时许,中国现代史上划时代的一幕,就在李公馆一楼一间大约只有18平方米的客厅里徐徐拉开。小空间开始孕育了雷霆万钧的力量!客厅里安装了电灯,发出橘黄的弱光。雪白的墙壁,朱红的地板,窗明几净。客厅中央长方形餐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桌上摆着一对荷叶边粉红色花瓶,插着鲜花——那花瓶原是房屋主人李书城和薛文淑几个月前结婚时新置的,给这次难得的聚会平添了几分喜庆气氛。桌上还放着紫铜烟灰缸、白瓷茶具和几份油印文件。桌子四周放了12只橙黄色的圆凳,加上4把紫色椅子,总计有16个座位。整个会场显得十分简朴而庄重。中共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没有拘泥于形式,先来先坐,后到后坐,并不讲究座次的排列顺序。中共一大本来理所当然应由陈独秀主持,但因他未能拨冗出席会议,故在预备会上大家推选张国焘主持会议。24岁的张国焘思想活跃,富有交际能力。毛泽东和周佛海担任记录。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