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生的承诺


□ 肖 涌

  他叫王树霖,和我的外祖父同姓名。
  他本名王永福,泸县官渡人,是外祖父的侍卫。当年因为家里穷,他十几岁就跟着外祖父当了兵。抗战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外祖父救了他的性命,再后来到了1940年,我的外曾祖父去世了。得到噩耗时,当时外祖父所在的川军第二十军十八师正和小日本在湖南、湖北好几个战场拉开阵势激战,战斗打得相当残酷、激烈,根本无法分身回家奔丧。外祖父只好让自己的一名军官和王永福代他回四川奔丧。
  临别时外祖父告诉王永福,自己已托人在泸县通滩的狮子山买了一块地,准备把父亲埋葬在那里,想让他去守坟,不知他意下如何。据他后来说,当时他立即答应了下来。
  从那以后,他一个人悄悄来到了泸县的通滩,在狮子山的半山腰,也就是埋葬我外曾祖父的坟地旁边,搭了一间草房,开始守坟。
  当时的狮子山,根本没有道路可言,完全是一个孤零零的荒山,人烟稀少,杂草树木丛生,晚上没有月光的时候伸手不见五指,是野兽和土匪经常出没的地方。只是因为阴阳先生说这里的风水不错,才在荒凉的山上立起了一座座坟墓,也给这个地方更增添了几分冷清和阴森。
  外祖父抗战结束后回到泸州,专程来到狮子山。当他看到守在自己老人坟前的王永福时,外祖父将立正向他敬礼的王永福揽了过去,噙着眼泪对他说,永福,我的好兄弟,辛苦你啦!王永福只是憨厚地笑了笑,也不再多说。
  1950年前,外祖父还不时来看看,可能也给守坟的王永福带来过一些钱粮。随后,外祖父一命归西,其儿女们也各奔东西,走上了自己的人生道路。再加上当时革命运动一个接一个地降临,作为有一个国民党中将军官父亲的儿女们,个个如惊弓之鸟,哪里还想得到老祖坟那里还有一个孤独的守坟人。
  也就从那时起,他把自己原来的姓名改成了王树霖,继续为王家守祖坟。
  王树霖就这样在外曾祖父的坟墓旁守了下来。他每天坚持着为坟墓清除杂物,也喜欢坐在坟前抽叶子烟,有时也在坟前喝点老白干,但更多的时候他什么也不做,就静静地坐在那里,默默无语地看着山下。
  每逢清明、春节等日子,他会用自己种的红薯、玉米、蔬菜拿到山下很远的集市上换成钱,买上祭祀用的香烛、纸钱、鞭炮、供品等,然后回到山上,在坟前点上香烛,献上供品,点燃挂在树枝上的鞭炮,代表王家的后人在坟前一张一张地烧着纸钱,默默地说上一番话。这样的日子对他而言,仿佛比什么事情都显得格外重要,他做得认真、虔诚,没有一丝一毫的马虎。他有了儿女后,祭祀一事更加变得神圣而庄严。
  不久前,我们几个表兄妹专程去了一趟狮子山。虽然如今村村通公路了,公路也修到了狮子山附近,但真正要走到山背面半山腰的坟地,还得走不少的山路,而且几乎说不上有真正的路。四周除了长得密密实实的油菜、纵横交错的杂草和无人管理的树木外,还有就是一座座年代久远的坟冢散落在山坡上,十分荒僻。四周的人家离得也很远,坟地旁边原来也只有王树霖自己搭建的草房,没有电灯。直到他去世的时候,晚上照明都得靠煤油灯,喝水也只能接山壁岩石上浸出来的山水,粮食和蔬菜就只能自己种或者下山买。山上不时还有石头往下滚落,他在半山腰的草房有好几次被滚落下来的石头砸坏。到了晚上,四周漆黑一片,除了荒山、坟地、草房和呼呼叫着的山风,那时就只有一个孤单的王树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