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谈孔子删诗的问题



  我国的“诗经学”里对诗的来源,有三种说法:“献诗说”、“采诗说”、“ 删诗说”。现我对被许多人否定的“删诗说”谈谈自己的看法。
  首先,《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记载,吴公子季札于此年(公元前544年)适鲁观乐,鲁乐师所奏乐曲之次第,即与今本《诗经》基本相同。而孔子当时只有8岁,尚无力删诗。由此推出《诗经》的祖本《诗三百》在孔子之前就定型了。是由周王朝的乐官把采集来的诗歌进行筛选、整理和加工,逐步编定的。我认为这条资料本身就有问题,就不可信。唐代,赵匡提出受经作传的左丘明与《论语》中的左丘明不是一个人,使传统的《左传》成书于春秋末年的说法受到怀疑。其后,王安石、朱熹等证明《左传》的作者是战国人所作。到了现当代,卫聚贤、徐中舒、杨伯峻、朱东润等学者,以更丰富的资料和缜密的逻辑考证出《左传》成书于战国年间。如:卫聚贤论定在公元前425年到403年之间。(见《古史研究》)杨伯峻论定《左传》成书在公元前425年到前403年之间。(见《春秋左传注》前言)赵光贤论定《左传》成书在公元前375年到前352年之间。(见《〈左传〉编撰考》)顾颉刚教授指出《左传》里季札游鲁观乐那段文章是战国后期人写的:季札观乐一段文字本是战国人作,故其所预言无不准确。按季札之聘鲁为公元前44年事,而为之歌陈,曰:“国无主,其能久乎?”楚惠王灭陈在前478年,为之歌郑,曰:“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之乎?”韩哀侯之灭郑在前375年。为之歌魏,曰:“美哉,沨沨乎!以德辅此,则明主也。”晋献公灭魏为前661年事,季札时已无魏国存在,有之则晋六卿之魏耳。
  这段考证文字,揭穿了季札观乐时的众多预言并非“季札言”,而是那段文字的作者根据即成的事实替季札所做的预言。这是战国后期人增窜的文字。
  其次,在孔子出生前,各国通行的乐歌集大体已是三百篇之数,在三百篇之外并未从其他古籍中发现多少类似的逸诗。这个理由是从上一个理由连带而来的。孔子生前的古籍,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只有《周易》和《尚书》等少数几种,这几部书里没有提到《诗三百》。孔子生后的《老子》也没有谈到《诗三百》,较早的《墨子》虽然有“儒者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的话,而墨翟是晚于孔子约一百年的人。《墨子》一书又是由墨翟的学生撰写的,其书成书年代已是战国中期了。其他再提及《诗三百》的先秦古籍都晚于《墨子》。这些古书中说的《诗三百》都是在孔子整理、删订的《诗三百》流行之后,完全可以认定就是指孔子的删订本。可是有的学者经把这作为《诗三百》编定于孔子之前的证据,甚无道理。孔本流行后,未入选的质量差的诗歌自然会消失,这是在三百篇之外的其他古籍中少见到这类逸诗的主要原因。
  第三,孔子晚年曾对鲁大师说:“吾自卫反鲁,然后正乐,《雅》、《颂》各得其所。”司马迁误读“正乐”为删诗,便写了“古者诗三千余篇……”那段孔子删定《诗三百》的话,这种观点也是出于臆度。司马迁怎么会误读“正乐”呢?正乐和删诗是两件事,司马迁虽然在《孔子世家》中记载孔子正乐的事后,接着又记述了孔子删诗的事,但是两者不是一回事。删诗也不是司马迁误读正乐而引发的想象之辞。而且删诗不是在正乐同时或以后,而是在正乐之前。从《孔子世家》的记载来看,孔子十七岁那年就收了孟懿子和南宫敬叔两个学生,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从他20到30岁期间,是他办学的发展阶段,从35岁到55岁的20年,是他办学的颠峰时期。从69岁到逝世,是他教育生涯的总结时期。因为教学的需要,为传播自己的政治思想,孔子自办学之日起,就开始整理编定《诗》、《书》、《礼》、《乐》等典籍。有什么根据吗?司马迁说:“孔子闵王路废而邪道兴。于是论次《诗》、《书》,修起《礼》、《乐》。”什么是论次?论就是讨论去取,次就是编排编目。又说:“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起唐虞之际,下至秦穆,编次其事”这些都是孔子在青壮年时代做的工作。司马迁又记载,孔子35岁时,鲁国发生内乱,他到齐国避难返回鲁国后,“自大夫以下皆簪于正道,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莫不受业焉”(《史记孔子世家》)这段话里的“修”字,就是整理,编纂、修订的意思,“诗”即《诗三百》。孔子是如何“论次”和“修诗”的呢?其具体情形,就是《孔子世家》中记载的“古者诗三千余篇……”那一段话。不知为什么,这里的“论次诗书”、“修起礼乐”等被大家忽略了!这是一套教科书,是孔子在他最年富力强的“而立”和“不惑”之年完成的一项文化事业。“古者诗三千余篇”那一段话,对孔子删诗的情形记载得很具体。孔子删诗时面对数量众多的作品,从中选出305篇,选诗的标标准有二:一是删除重复的,二是可施与礼仪的。确定所选定诗的断代起讫,把它们编定为风、雅、颂三部分,并且为了避免简编错乱而规定了风、小雅、大雅的首篇是什么,此即所谓“四始”。最后又交代了《诗三百》删编的效果。若说司马迁这些记载都是误读“正乐”,怎么会误读出这么多的东西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