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村医和他的儿子


□ 姜琍敏

牛村医和他的儿子
姜琍敏

1

这个时节的夕阳是最孤独的。好看是没说的,红通通圆滚滚的,让人想起个大红柿子来,只是到底没法入口。而天凉好个秋,风调雨顺的,也没到要偎墙跟窝闲晒太阳的光景,谁也记不得它的好来。因此收工的人急急地下山,乱纷纷的鸟群慌慌地飞向巢穴。村里的狗追着归来的主人摇尾求欢。谁都顾不上也不稀罕多看太阳一眼。方才还赤红着脸膛四下顾盼的它,转眼便黯然地滑落西山,只剩下一缕缕残晖,幽怨地赖在林梢上,很快便连同人家的炊烟一起,被越来越浓的黑夜一口吞没。
月亮倒是神气起来。星星也一片一片地醒来,不停地眨巴眼睛。
村子里是越发地静了。这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原本就少些人气。高高低低的石坯房子,里里拉拉地洒在忽隐忽现的土路旁和弯弯曲曲的古里溪畔。四野坡深林密,平时就显不出什么声响,夜来就更没啥动静了。方圆几十里,除了山就是沟,离最近的镇子也有几十里地,累了一天的村人,不早点睡下养养气力,还能图个啥?
乐子总还是有的。比如喝点儿酒什么的。这会儿牛村医家的场院上就亮晃晃的,灯光和着酒气从大敞着的门洞里热腾腾地溢出来,把凉丝丝而白花花的夜雾染得有声有色而香喷喷的;馋得猫啊狗的都溜到桌肚里,争抢着毛胡子村长扔下的鸡骨头。
毛胡子村长不常到牛村医家来喝酒。倒不是牛村医没请过他,是他嫌这儿晦气。今天他正有一肚子跟牛村医家有关的疑惑解不开,所以一请就到。没想到牛村医也是揣了一肚子惶恐才请的他,所以两下里杯还没碰就对上了路。
都觉得宝元怪怪的,越来越怪。
宝元是牛村医的小儿子。牛村医四十岁上就死了老婆,一个人靠着几亩山地,拉扯着两个儿子到现在。还好他当过几天赤脚医生,会扎针,也会对付几味草药方子,就在家里开了个小诊所。也不分个什么科,头疼脑热、五痨七伤、连人带猪一块看。村人也少不了这么个角色,谁有个风寒痰疾、跌打扭伤的,或者哪家有个鸡瘟牛臌胀的,都会来请他。
牛村医的大儿子很有出息,是村里唯一一个到省城上大学的孩子,现在都快研究生毕业了。如今,让他头疼的就是这小儿子宝元了。
从前他是个多伶清的孩子呀,书也念得那么好。毛胡子村长眯细眼睛,仔细睃巡着黑乎乎的墙上,那儿还贴着一圈宝元从小学到镇上中学时得的各种奖状,虽然如今都让烟火熏染得发黄了,还是让他啧啧不已:要不是那场大病,准保上的那大学,比他哥还要好。
怎么不是嘛。牛村医摇头不已,说,都怨我当了这半吊子医生,总觉得头疼脑热的,扎两针就行了。鬼才想到会是那么凶险的大叶肺炎。
毛胡子村长恍然大悟,说,恐怕就是这个病落下的后遗症。牛村医不同意,他说除了耽误宝元的高考,啥也没影响。出去打工前,宝元在家样样都能干,上山砍柴、下河摸鱼外带烧锅打猪草,让自己省了多少心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