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偶(组诗)


□ 丫 丫

  变奏:片段

巨大的浴镜前

我小心翼翼

穿上——

不锈钢内衣

塑料背心

红木短裙

玻璃外套

橡胶连裤袜

水泥长筒靴

最后不忘戴上

亲爱的纸花小礼帽

你站在镜子背面

一语不发

拿着透明螺丝刀

不慌不忙,将我

一件一件,一点一点

拆下来……

我终于成了

一堆废土

  刺客

用最柔韧的方式,抵抗时光的劫持

  ——自题

多么好。当我发现他

一把明晃晃的短剑

已稳稳地,架在我的脖颈上

剑光在我脸上开始了拉锯动作

没有丝毫的惊秫和恐慌

我竟在瞬间,变得麻木

他尝试对我调情。甚至用彩色的糖果

哄我。 “乖,痛快点。如何?”

“可是,我已习惯了,慢性自杀。”

这些年,我被磨得安分守己

几近不敢爱,不敢恨。一切规律……

你来得正是时候。要刺,就往深处吧

手持利器的隐形人。比我

抢先一步,哭出了声

  木偶

坐在剧场门槛

她等待着

耍把戏的人

耷拉着灵魂,歪着小脑袋

她出奇地安静

看着露水滑过,夜的眼睑

虔诚的信徒

她一度尝试,将眼光炼成钢钳

——咬断月影

多么可恶的事实!

臆想的美景

酸酸甜甜的假想

只不过是

时光魔术师手中

完美的小把戏

可怜的家伙!

生于木质时代

她却偏偏

长着一颗

火做的心

  “他在”主义者

他。

一匹

越栏状态的马

跨过女人的肋骨

跨过拉巴拉的梦境

跨过经年的沼泽地

跨过,胡子与眉毛之间的湖泊,

凹地,高山,丛林

他的蹄是四只风火轮

马鞍下悬着一颗

果敢的心

他。在。

他。不在。

时代的广场一直——

人,声鼎沸

执政者的脸上

打着纹理不一的标签、口号

真假未详的哭笑

真要命!

这匹来势汹猛的马驹

任凭怎样使劲

也跨不过

广场无形的,阶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2年第05期  
更多关于“木偶(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