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叙述的智慧(评论)


□ 胡颖峰
叙述的智慧(评论)
胡颖峰


  “这天,章强收到一封信。他深感意外。他有许多年头没有接到信了。”小说《灰色的斑马线》就这样开头,用一个带点悬念的开头,一下子就把读者带进叙述中。我向来认为好的小说应该有一个好的开头,它可以让我们满怀期待甚至没有怀疑地跟着人物走。故事正是由这个意外开始,似乎在驱使我们去探个究竟;但接下来的叙事却并没有因此形成激流,“看来,这是白丁的一位爱慕者”,“这封信并没有给他带来烦恼”,作者有意用人物的这种自我确认和无谓反应来打断悬念,这样一来,叙述节奏自然缓下来了,这也许不大迎合传统的追逐情节的阅读习惯,但却更贴近现代小说的写法。在我看来,传统小说与现代小说的一大区别就在于,传统小说注重以波澜曲折的情节来推展故事,而现代小说则越来越注重人物内心生活的开掘。因为,现代人的主要问题在于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内心的搏斗,现代小说的叙述让我们关注的显然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人物内心经历的挣扎和斗争。
  叙述由此展开。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在一段平淡庸常的婚姻生活中,两个人的爱情正在经受侵蚀、磨损、颓败和消散。又是一个不幸的婚姻故事。事实上,这种故事已经成了这个时代一种普遍的书写。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生活,情感的困惑与危机,大概是这一代人的普遍精神世界。但我无意在此谈论爱情婚姻问题,关于这篇小说,我所关心的是,这个叫杨帆的年轻作者是如何叙述,以及她为何如此叙述?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全能的小说家。作家讲一个故事都是有他特定的用意的。那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那是一整个经由作者生命体认并篡改的虚构的世界,为的是让人进入各种可能性。我赞成这样的说法:大师之所以是大师,不仅在于为我们揭示了这个世界的多样性和不确定性,或者说用小说的复杂靠近了世界的复杂性,还在于他们的局限,他们不再像从前的作家什么都知道,他们也跟我们一样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他们的小说人物也差不多是这样,而那些人物在某种情况下,其实就是我们自己。以卡夫卡为例,昆德拉说:“他的世界与任何人所经历的世界都不像,它是人的世界的一个极端的未实现的可能。当然,这个可能是我们真实世界背后隐隐出现的,它好像预兆着我们的未来。”
  一个可能的世界。这也是小说创造给我们的世界。一个聪明的作家总是尽量减少自己的介入,不再控制着一切,没完没了地什么都知道。他常常会建立多层次多角度的叙述方式,让每个人都能从中读到自己的独特,这才符合个体生命的特征,也是对读者的尊重。
  正如在这个关于爱情婚姻的故事中,生活显然并不站在某个当事人一边,如果将此类故事的叙述权交给无名的、广阔的“生活”,一切必将归于虚妄。如果将小说的声音归于其中任何一方,一切又有失偏颇。该如何建立可靠的叙述呢?
  我看到,作者明显有着自觉的文体意识,并有意识地采取了叙述策略,这个小说的艺术性主要来自叙述的双向交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