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不是身边雾


□ 杨文丰


这地球村,这人类的未来,白雾四起、茫茫白白是必然的了。我心忧忧 。
我知道这是天数……
——手记


1. 雾犹同幸福 ,不可能从上天掉下来……

从来就没有消失过雾,在我们思想的荒原,在我们关注的物事表面,在我们日夜行走的地面社会。
雾不仅是大地的面纱,更是社会的面纱。
一说起雾,你的心中,就弥漫乳白、湿润、朦胧和轻浮……
在电视“天气预报”上,苍茫白雾,被抽象成锦绣山河上面的符号:“≡”。
茫茫无数的微小水滴,或者冰晶,若即若离,悬浮在贴近地面的大气中,就构成了雾。
也可以说雾是许许多多微小的水滴或者冰晶,正沉沉浮浮在近地面的空气层集会,这是一场不但湿漉漉,而且白茫茫,并且还是沉默非常的会。与会者不管是水滴,还是冰晶,其成分,都划为雾滴。
雾滴无疑是白雾社会的基本细胞,或者称飘忽子民。那些O℃以下那些未结冰的雾滴,气象学家名之“过冷水滴”。那些水汽,在未凝成雾滴之前,即便悬浮在空气中,即便你目不转睛,你也看不见。
雨滴已经很细小了,半径才略大于一毫米。而雾滴的半径多数是零点一毫米,最大的也才零点六毫米左右。在一立方厘米的空间,对于一般的雾,雾滴会弥漫上百个,对于浓雾,雾滴则约略可飘忽五百个。
这样细微的雾滴,在亲密着、润腴着你的脸庞和你的脖子及你的眼睛,似有似无,鸦雀无声。
在初春,或者深秋,尤其在冬日清晨,你开门见山或者开窗一看,你不一定能见到黄鹂两只或白鹭一行,你经常见到的,是雾。那雾,总是尊纪守法,总客客气气,从不会大摇大摆私闯民宅,进入你的屋子时,总是蹑手蹑脚的,白白的,慢慢的。
到了这科技犹同洪水猛兽的年代,雾才能时常出生于人类的家庭。炎炎夏日,你居家,你拉开冰箱门,暖湿空气涌入你的冰箱,冰箱里那冻得打摆子一般的空气也流荡而出,与室内的暖空气相亲相爱,相互拥抱,继而混合。这混合后的空气,其温度,绝对比原来的室温低。空气天然有这样的秉性,即温度一下降,那包容水汽的能力,却下降了,“多余”的水汽只好凝成雾滴——屋内白雾起兮。当然,雾,更多的是白在户外。
这人间,白昼总温热,夜晚却清凉。白昼的气温有时高得要命,空气中容纳的水汽也比较多。在月光犹同宣纸轻薄满地的凉夜,空气如果还能平静如湖泊,抑或只是风儿轻微地吹,由于土地散热冷却,由于贴近土地的空气层随之降温,空气中的水汽,在半夜,就容易凝成雾滴,弥生白雾;暖暖湿湿的空气,一旦平移到寒冷的所在,水汽也容易“抱”成雾滴,这种雾,厚可达数百米,苍白的时间,也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